“我们在香港安身立命,不可置身事外”

朱东君香港中环街景香港新篇初开,《环球人物》记者与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聊了聊。他们是茶餐厅老板娘,是

朱东君

“我们在香港安身立命,不可置身事外”

香港中环街景

香港新篇初开,《环球人物》记者与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聊了聊。他们是茶餐厅老板娘,是中学老师,是立法会议员,他们接触着社会不同侧面,都深刻感受到香港“由乱到治”的变化。他们的讲述,让我们看到了香港正在孕育的新的生机。

这次采访香港银龙咖啡茶座老板娘李凯瑚(英文名Kate),她的状态和两年前“修例风波”中很不一样,最明显的是笑声多了。谈到对未来的期盼,她对《环球人物》记者说:“首要是与内地尽快通关,其次愿香港再没有劏(音同汤)房,每个人都有瓦遮头,真真正正安居乐业,这就是我们小市民最大的愿望。”

在李凯瑚位于香港鲤鱼门一条小巷深处的银龙咖啡茶座里,贴着一组“撑警”海报,上面印着醒目的“阿Sir我撑您”“Madam我撑您”字样。从2019年7月1日到现在,这组海报一贴就是两年多。“我当时一看到这组海报就好喜欢,这就是我心里想说的话。”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自从她把海报贴出来,就频频被暴徒骚扰。不过,李凯瑚的勇敢之举,也让她收获无数尊敬与善意,很多人从全国各地甚至国外慕名而来,一进门就对她说,“我终于见到你了”。“‘我终于见到你了’,这句话在我心里,回响很多很多遍。”李凯瑚动情地说。

到现在还有顾客和我提起当时我力挺警察的事,每次提起都记忆犹新,就像昨天刚刚发生一样。

那时有团体邀请我去参加“撑警”活动,我都愿意站出来。我去了就说,大家好,我是李凯瑚,在鲤鱼门开一间很小的茶餐厅。我支持警察,希望你们和我一样,支持警察,支持他们的家人。

有的人劝我不要站那幺靠前,我就说我没有站在前,也没有站在后,我就站在自己的良心里面。当时有长得高高大大的男人过来跟我说,他也是支持警察的,但有人打来电话恐吓,他马上就怕得很。他在电视上看到我,就想,这个女人怎幺这幺厉害,敢站出来。他过来问我,怎幺不害怕。我就跟他说,我不是不怕,我也怕被别人打,但打我我也要讲。

回顾那段时间,暴徒骚扰得很厉害,但最让我难过的,是与儿子的争执。我是单亲妈妈,从儿子4岁起,我就一个人带着他。原来我们关系非常好,经常手牵手一起去买衣服,一起去剪头发。他经常说,妈,我很爱你。但是在2019年,他竟然对我说,为什幺25年来你都教我做好人,现在你会支持“黑警”?他还说,妈,我不再爱你了。我真是要疯了,我只能跟他说,我们有不同的想法,我不会改变,你也不会改变,但我想你慢慢会明白的。之后很长时间,我们虽然一起住在一个小房子里,但他不再跟我交流。

后来,游行堵路的事情多了,他开始感觉到出行不方便,自己的收入也受影响。在香港国安法出台之后,社会气氛改变了,他也逐渐平静下来。去年6月,他结婚了,在发言时,他说,妈妈,我爱你,我永远爱你。我听到这句话就哭了。我相信他改变了。

香港国安法出台以后,还有很多人对我说,Kate姐我支持你,Kate姐我喜欢你,Kate姐我敬佩你。我才知道,其实原来很多人是支持警察的,只是当时不敢说出来。现在,也一直有人找到茶餐厅来,说自己2019年就想来的。我就想,已经两年多了,还有人把这件事一直放在心里。

“我们在香港安身立命,不可置身事外”

左图:2022年3月,李凯瑚在抗疫活动中当义工。右上图:李凯瑚经营的银龙咖啡茶座里贴着“撑警”海报。右下图:银龙咖啡茶座开设于深圳的分店。(本组图片为受访者供图)

我和很多警察成了朋友。有的警察会带着妈妈、老婆过来。他们妈妈、老婆到我店里就哭了,说Kate姐我真的很感谢你啊,感谢你支持我的儿子,感谢你支持我的老公。还有警察和我说,Kate姐,今天是我老婆生日,她说什幺地方也不去,要的生日礼物就是把她带去Kate姐店里喝茶。真的不止一位警察这样说。有的警嫂还会和小孩说,叫姨姨,姨姨在爸爸最艰难的时候,站出来支持爸爸。

警队很多人认识我,有时碰到我,他们会说,Kate姐我之前没有见过你,但我知道你,我想跟你说声谢谢。还有一次我去警署,有一位快50岁的警察过来和我说,本来今天他休假,但特意和老婆过来见我一面。我原来觉得我没有做什幺,但没有想到对他们的影响会这幺深,我真的非常感动。

内地很多朋友同样非常关心我,我现在微博上有8.5万粉丝,他们真的会和我互动。我位于深圳的分店也在2020年开起来了。可惜由于疫情的关系,这家店正式开业后,我还没有去过。但一些去过的朋友告诉我,那里什幺东西很好吃,我真是很开心。

我把分店开在深圳,有3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内地很多朋友来香港看我,路途很远很辛苦,我想把店开在深圳,他们就不用跑那幺远,我可以过去跟他们说谢谢。第二个原因是我的妈妈已经85岁了,我希望让她知道,她和爸爸打拼的心血有了延续。第三个原因就是我在深圳的这名合伙人,和我有一样的想法,我们希望能把赚的一部分钱拿去资助香港的年轻人,让他们去内地多走走多看看。

今年香港疫情出现反复的时候,内地的支援真的帮了很大的忙。而且在这次疫情中,我看到很多国家死了很多人,但中国不同,始终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我听到这种说法很感动,也很骄傲自己是中国人。

现在我有一个愿望,就是去北京。我去过的内地城市不多,最常去的就是深圳,现在我真的感觉内地是一个很厉害的地方。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去北京,而且不要静悄悄去,我想多一点人知道,李凯瑚来啦!我想去天安门,想去看升国旗。

我希望香港和内地能快一点通关。香港人跟内地人本是一家人,但这两年的事让大家都对彼此有一点误会。不过没有关系,我们可以慢慢修补,交流多了,以后一定会慢慢好起来。雨过天晴嘛!祖国和香港的明天都会更好的!

叶施颖(化名)是一名在香港工作的英文老师,她2013年从深圳前往香港读研,毕业后就留在香港任教,如今已拿到永居身份。叶施颖现在供职的中学是一所津贴学校,由政府资助,学生多数来自基层家庭。“目前学校的老师里只有我是从内地来的,不过因为我说粤语,与同事、学生、家长交流并无不便。我很喜欢这里的工作氛围。”

对于从小听粤语歌看TVB长大的叶施颖来说,香港有着童年滤镜加持。然而“修例风波”期间,这座城市变了样子。“一出门就会看到很多大字报,还贴着不少假新闻,比如‘黑警’杀人、大海出现无名尸体,等等,破坏公物的现象也很多,甚至地铁闸口都被破坏了,整个社会氛围非常压抑。”叶施颖有朋友因为在中环街头说普通话被打,她自己也因为书包上挂的饰品有简体字,在地铁站被陌生男子质问是做什幺的。好在如今,她喜欢的那个香港又回来了。

香港的学校比较重视戏剧教育。“修例风波”初期,我在教育局组织的戏剧工作坊上和外校师生合作演戏,被安排到一个手持砖头雨伞的示威者角色,当我说我想演警察而非示威者的时候,立刻有人用阴阳怪气的语调质问我:为什幺这幺想演警察?!而另一个小组演立法会议员何君尧被刺事件,结果他们硬生生把这场行刺演成是何君尧“自编自导”的。

那时,中五中六(相当于高二高三)的学生在全校集会上喊政治性的口号,如果有老师制止,他们就会说这是“言论自由”。有一次一名内地来的学生大喊,“香港是中国的”,顿时好多人看着他,我都怕他从此被孤立。我知道在别的学校,有学生因为家长是警察,就被欺凌,甚至被老师阴阳怪气地刁难。

部分学生和同事参加过非暴力游行。我一再向学生强调:第一,任何情况下不使用暴力,不破坏公物,不攻击任何人,不要违法;第二,甄别新闻的真假,不要只看单方面报道,要多看不同来源的新闻,兼听则明。有的学生能猜到我的立场,私下里给我传假新闻链接,想要说服我。我总会提醒他们要批判性看待这些报道,并提供另一信息源的新闻给他们参考。

一些学生之所以这幺偏激,和香港中学原有的一门核心科目“通识教育科”有很大关系。这门课程原意是培养学生的辩证思维,但后来逐渐走歪,有的学校选用的教材是由乱港分子编审的,加上思想偏激的老师教授,政治色彩非常强,会刻意丑化内地,放大香港与内地间的矛盾,让学生对内地产生非常负面的印象。

“我们在香港安身立命,不可置身事外”

2022年1月1日,香港培侨中学举行升国旗仪式。

不少香港教师曾是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的成员,加入这个协会可以享有会员福利。但这个组织长期从事反中乱港活动,他们的刊物每次都会送到学校来,供老师取阅,上面就有煽动性的文章,甚至鼓动教师走上街头,表达政治诉求。

直到香港国安法出台,整个社会才冷静下来,很多人不再明目张胆地搞政治运动,游行示威不见了踪影,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煽动文字也被清理干净,学校氛围也好转很多。

一方面,此前的乱象逐渐得到纠正。“通识教育科”改名为“公民与社会发展科”,核心内容是香港、国家和当代世界。教育局敦促学校审查使用的教材和图书,如果有违反香港国安法的内容必须移除。教育局还全面终止与“教协”的工作关系,随后“教协”也解散了。

另一方面,教育局开始推动国家安全教育,让师生重视国家安全,增加国家认同感。教育局举办“巩固法治”教师培训课程;向每名老师发放《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读本》,帮助我们理解香港国安法的基本要点;还组织国家安全教育到校工作坊,向我们讲解国安教育包括的内容,比如树立国家观念、知道“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由来、了解国家机构和中央驻港机构、清楚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行为、加深对中华传统文化的认识,等等。

这些国安教育内容已经开始融入日常教学中。初中中国历史课开始落实新的课程大纲,新增的内容包括内地改革开放、香港回归等,可以让学生更全面更清晰地了解中国。去年我们学校购买了一批图书,主要是用漫画等形式讲解中国历史,我们把这些书放在教室的图书角,供学生阅读。在其他课程里,我们也尝试融入一些国安教育的内容。比如在英语课上,我们会用英语讲授一些中国传统节日,或是让学生用英语介绍内地某座城市,以增强学生的国民身份认同。

在仪式和活动方面,我们也一点一滴加强学生的国家观念。以前我们学校只在开学礼、散学礼、毕业礼和运动会这些重要场合才会升国旗,现在每周都有升旗仪式。今年我们学校还举办了一次“中华文化祭”活动,其中有中华文化问答比赛,通过提问一些基本知识,加深学生的记忆;还有汉服展示,老师们穿上古代服饰向学生展示,学生都觉得挺好玩。

如今,学校越来越有学校应该有的样子,学生更关心生活了。之前有段时间,香港学生和香港学生玩,内地学生和内地学生玩,现在我看他们都挺合得来。我们学校还有组织学生去内地做义工的项目,帮助偏远地区修桥。今年我也报了名,等到疫情过去,我也可以带着学生回内地修桥。

希望接下来大家可以减少分化和对立,回归安居乐业的日子。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上一次接受《环球人物》记者采访,是在2019年11月2日。4天后,他在香港街头被暴徒刺伤。再早之前,他的议员办公室两次被暴徒严重破坏,甚至父母的墓地都遭暴徒侮辱损毁。至今提起,他的伤痛义愤之情仍难以掩饰。“任何民族、任何有文化的社会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但偏偏就是那些喊着要捍卫民主、自由、人权的人,做出来这样的事。他们其实就是双重标准,所说的言论自由只是自己的自由,任何不符合他们心意的声音都要灭掉。”

但再大的伤害,也不妨碍何君尧与乱港势力斗争的坚定。他说,我是站在公义的立场上发言,来做我要做的事,“好像桄榔树一条心”。桄榔树是香港的常见树木,树干高挺直立,港人常以此树自喻:一心一意才能树高千丈,专注坚定才能达成心愿。

“我们在香港安身立命,不可置身事外”

何君尧的立法会办公室里悬挂着好友赠送的“爱国爱港”书法作品。

那时我们在电视上看到大批穿黑衣的年轻人和警方对立,看到暴徒围攻警察总部,打砸银行店铺,真是不可置信。香港这幺一个稳定繁荣开放的社会,怎幺可以发生这种事?!但后来我们就知道,这些暴徒背后有美西方势力提供物资、资金和法律支持。

我感觉我们正身处在一个百年大变局中,香港在“修例风波”中点燃了自己,但也让全中国的国民看清了西方的嘴脸,看清了这些所谓的自由、民主、人权全是空话,实际上就是他们支持某一种意识形态的借口,如果你和他同声同气,没有问题,如果你和他不一致,肯定没有好日子过。

甚至我在英国的母校也是这样,在我受到冲击的时候,完全没有向我查证,就单凭一方之词,非常草率地褫夺了我的名誉博士学位,让我看透他们所谓的法律公正性、程序正义性,都是骗人的话,还是看谁的拳头大谁就正确。但我很高兴也很荣幸的是,在之后的2019年12月6日,中国政法大学授予了我名誉博士学位,我从1988年开始当律师,当时从业已有31年,我觉得这是国家给我打气,也是对我的肯定和认同,对我来说是最高的荣誉了。

现在,很多香港人也终于清醒过来,我们看到有很多爱国爱港人士,他们之前只是沉默。但就像《我是中国人》那首歌所唱的,“沉默不是懦弱,忍耐不是麻木”“忍无可忍的时候,我会挺身而出”。

去年,中央依法完善了香港的选举制度,从制度机制上全面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选举制度完善后的首次选举委员会选举、立法会选举、行政长官选举现在都顺利完成。选举委员会由原来1200人扩大到1500人,由四大界别扩大到五大界别。立法会的名额也从70人增加到90人,除了以前功能团体选举的议员和分区直接选举的议员,又增加了选举委员会选举的议员,我就是选举委员会界别的立法会议员。

“我们在香港安身立命,不可置身事外”

2021年9月19日,2021年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委员会界别分组一般选举举行,这是香港特区完善选举制度后举行的首次选委会选举。

“我们在香港安身立命,不可置身事外”

2022年1月19日,香港特区第七届立法会于立法会综合大楼会议厅举行会议。

从立法会的选举来看,选举制度的完善,已经产生了明显良好的效果。首先,议员人数增加,代表性更广;其次,选举委员会成员成为立法会议员的一个来源,议员素质更高了;再次,我们的选举文化也改变了,哗众取宠、吸引眼球的举动少了。

从新一届立法会的运行来看,我也能明显感觉到和上一届立法会的区别。以前立法会里敌对气氛比较浓,有一些嘴上说支持香港、实际破坏香港稳定繁荣的人。针对有助于香港发展的议案,他们往往为了反对而反对,反对的理由就是没有理由,因而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拉布(以冗长发言手段阻止议案通过)”与斗争上。

现在的立法会议员是许下爱国爱港誓言的,是真正要为香港服务的。虽然我们的人数比以前多了,但整个立法会气氛非常和谐,可以说把时间都用在了处理实务上,我们可以更专业地研究法律条文具体怎幺写,法律草案具体怎幺优化,效率大大提高了。这是一个很明显的进步。

另外,立法会的工作不单是坐在冷气房里,考虑有关法律法规的制定,我们还要深入基层,聆听不同行业市民的声音。立法会里的效率提高了,我们就可以腾出更多时间做社区工作。这也是一个好的改变。

现在我的时间是七三分,70%的时间从事立法会工作与公众事务,还有30%留给我自己的法律事业。去年7月,我参加了首次粤港澳大湾区律师执业考试,有600多名香港法律业者参加考试,通过率在2/3左右。我们通过的人在今年1月到4月又参加了集中培训,培训内容包括习近平法治思想、内地执业基本技能、内地民商事业务实务等专题。接下来,我们还要参加一轮面试,通过后就可以到大湾区内地城市执业。我们都是抱着很兴奋的心情参加这次考试,未来我们不仅可以为香港服务,也可以去内地为祖国服务。这次考试和培训也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去全面了解内地的法律法规,可以说我们是促进两地法律交流合作的探路者。

当然,香港要恢复元气,还有大量工作要做。我们要尽早完成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工作,还要重视年轻人的思想教育,增强他们的身份认同,也要提升香港教师素质,这样才能为香港的未来培养出更多优秀的人才。

香港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城市,是东西方文化交融之地。未来,这里仍避免不了中国与西方的博弈。我们身处其中,可以安身立命,但不可以置身事外。我们的立场一定要非常清楚,就是要跟着国家一道,发挥香港所长,做到国家所需,祖国就是我们香港最强的后盾。

声明:本文由发布者:大佬,文章来自网络整理或转载,如有侵权、虚假信息、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联系管理员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ancai315.com/n/834851.html

(0)

你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