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臣总统:我是普京的步兵

郑敖天2022年5月4日,守在乌克兰东部马利乌波尔市亚速钢铁厂的“亚速营”指挥官收到一段信息:“你把

郑敖天

车臣总统:我是普京的步兵

2022年5月4日,守在乌克兰东部马利乌波尔市亚速钢铁厂的“亚速营”指挥官收到一段信息:“你把170名伤员丢在工事中,还让超过150名平民困在地下碉堡里。就这样,你还想着和我们拖时间。不如让我们在战场上一了百了吧!”落款为拉姆赞·卡德罗夫。

卡德罗夫是俄罗斯联邦车臣共和国总统,也是俄政坛名人,在社交平台上有上百万粉丝。俄乌冲突爆发后,曾自称“普京的步兵”的他主动请缨:“弗拉基米尔(指普京),我们等待着你的命令。最高指挥官同志,你的步兵(指自己)已经100%准备好了。”

因为派兵参加俄乌冲突,卡德罗夫成为西方媒体口诛笔伐的对象。但这些批评声根本无法穿透车臣的群山。执掌车臣15年来,他不仅战胜了宗教极端主义,成功为父报仇,还借力俄联邦拨款,实现了车臣社会经济的稳定。这都证明了他绝不仅是“普京迷弟”那幺简单。

2007年,刚上台的卡德罗夫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从不想成为总统,只希望成为(车臣)民族的英雄。”这种情结无疑与车臣历史密不可分。

公元前4世纪,车臣人的祖先在高加索地区建国。1817年,骁勇善战的车臣人与沙俄间爆发了长达41年的高加索战争。曾经参战的俄罗斯诗人莱蒙托夫这样描述车臣人:“他们的神是自由,他们的律法则是战争。”

卡德罗夫生于1976年,父亲艾哈迈德·卡德罗夫(下文称老卡德罗夫)是当地宗教领袖。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卡德罗夫从小被两个姐姐“像保护水晶一样”呵护着。多年后,他依然称姐姐为“我的两只翅膀,带我飞出不幸与苦难的阴云”。

1991年11月,原为苏联空军少将的杜达耶夫宣布车臣独立,自任总统。为维护国家领土完整,俄罗斯政府于1994年出兵车臣,第一次车臣战争爆发。当年未满18岁的卡德罗夫和父亲一起加入了车臣武装,与俄军对抗。那时的他“年轻、天真,与父亲形影不离”。

1996年战争结束后,老卡德罗夫被任命为车臣首席“穆夫提”(宗教法官),卡德罗夫成了父亲的保镖。老卡德罗夫对大批来车臣参战的外国“圣战者”感到担忧。这些人多为宗教极端派,企图将车臣变成极端主义根据地。老卡德罗夫多次在公开场合对此表示不满。

1999年8月,第二次车臣战争爆发。来自车臣的恐怖分子在莫斯科发动多起袭击,在车臣境内也开始酝酿夺权。与车臣总统马斯哈多夫分歧日益严重的老卡德罗夫,决定转向支持俄罗斯联邦。2000年5月,战事以俄军取胜告一段落。2003年,老卡德罗夫当选车臣总统,卡德罗夫则先后在总统警卫局和内务部工作。

此时的卡德罗夫,对未来充满乐观。他呼吁仍在山区活动的车臣人放下武器,“过来为我父亲工作”。但黎明前的黑暗猝然到来。2004年5月9日,躲过多次暗杀的老卡德罗夫在格罗兹尼体育场出席胜利日活动时,被刺客秘密安在主席台下的炸弹炸死。车臣分离主义头目巴萨耶夫随后承认,这是自己悬赏5万美元谋划的行刺。3周后,卡德罗夫的长兄泽里穆汗也因车祸去世。

接连的噩耗沉重打击了卡德罗夫。他写下了这样的怀念文字:“我愿意死上一千次,只要再见一次父亲那心满意足的脸。我的哥哥泽里穆汗,你可知道我的生活变成了碎片。每次我看到你(的照片),泪水都会模糊我的双眼。”

痛失两位至亲的卡德罗夫,最终擦干泪水,找到了一个可以仰仗的人。

父亲去世的当天,卡德罗夫在克里姆林宫第一次见到了普京。那天,27岁的他身穿浅蓝色运动服,与金碧辉煌的环境有点格格不入。上过战场的他,此刻呼吸有点急促。普京盯着这个年轻人,语调沉稳:“艾哈迈德·卡德罗夫是一位英雄,他的壮举有力地证明了,一小撮恐怖分子和暴徒绝对代表不了整个(车臣)民族。”

当年8月22日,普京访问车臣。担任车臣副总理的卡德罗夫陪他去父亲墓地悼念。此时的卡德罗夫,身着深蓝色西装,头戴车臣传统男帽,表情肃穆,比几个月前显得成熟很多。在会谈中,卡德罗夫向普京表示:“感谢您拨冗悼念家父。”普京说:“不必感谢我,向艾哈迈德·卡德罗夫致敬是我的夙愿,也是我的责任。”

年轻的卡德罗夫被很多车臣人视为车臣总统的热门人选,普京也看好他。但卡德罗夫决定先为父亲报仇。2004年9月,他亲率安全部队进攻马斯哈多夫的营地。2006年7月,巴萨耶夫在车臣边境被炸死。杀父之仇得报的卡德罗夫,从此投入到车臣政坛的博弈中。

2006年,卡德罗夫的卫队与时任车臣总统阿尔哈诺夫的卫队爆发冲突,车臣有再次陷入内战的危险。普京将两人召至莫斯科,向他们说明利害。在普京的劝说下,卡德罗夫不再选择“硬碰硬”,而是借助媒体和政治手段与政敌较量。2007年2月,落败的阿尔哈诺夫主动辞职,卡德罗夫当上了车臣总统。

车臣总统:我是普京的步兵

左图:卡德罗夫一家合影。右为其父艾哈迈德·卡德罗夫,坐在母亲腿上的则是卡德罗夫。右图:卡德罗夫与父亲(左)一起参加活动。

车臣总统:我是普京的步兵

卡德罗夫与普京在2004年(左图)和2007年的合影。

上任后,卡德罗夫一直对普京表现得很尊重。这一方面是因为卡德罗夫丧父后,普京一直扮演着一个长者角色,是卡德罗夫的有力支持者;另一方面,卡德罗夫也对普京的强人风格十分赞赏,是普京的“迷弟”。

2010年,卡德罗夫提出,将自己的头衔从“车臣总统”改为“车臣共和国领导人”,理由是“在一个统一的国家中只能有一个总统”。他将格罗兹尼一条大道命名为普京大街,并在命名仪式上表示:“如果有需要,我愿意为普京而死。”2018年,普京接受医学检查,国内外一时流言四起。卡德罗夫在社交媒体上说:“不要对一个小感冒大惊小怪,要记住我们的总统并不是一个(不会生病的)超人,但他的确是一个超级英雄。”

卡德罗夫对普京的尊重,并不仅仅是出于个人感情。他接手的车臣百废待兴。由于车臣缺乏耕地、工业和自然资源,来自联邦政府的资金成为车臣重建的生命线。

2008年,俄联邦政府宣布向车臣提供1200亿卢布(约合124亿元人民币)的重建资金,来自全俄各地的人员与装备也开始涌入车臣。短短几年里,车臣首府格罗兹尼重新变身为一座亮丽的现代城市。得益于联邦拨款,尽管车臣的GDP较低,失业率较高,但其居民仍能享受到较完善的医疗和公共服务。对战后一度连供水供电都难以保障的车臣人来讲,这是巨大的成就。

卡德罗夫对联邦资金的依赖,引起了车臣保守势力不满。他回应:“我们(车臣)没有石油、电力和天然气。我为境内的炼油厂找了7年投资人,结果一个都没来。要是有人有其他的(经济发展)方案,让他给我们写出个经济模型出来。”

卡德罗夫觉得,治理车臣光靠抓经济还不够,还得有人气。头脑灵活的他,经营起了网络人气。

卡德罗夫很喜欢动物,有个颇具规模的私人动物园,养着虎、鹿、狼、熊、鸵鸟和高加索山羊等珍稀动物。他发布的帖子几乎有一半都是他和动物互动的照片,其中不乏各类被驯服的猛兽。这让他一举两得,既凸显了“硬汉”形象,也展现“柔软的一面”。

2014年,丹麦的捷兰德动物园宣布将对长颈鹿“玛瑞斯”进行安乐死,并用鹿肉喂狮子。此事在欧洲各地引发抗议,卡德罗夫也放了一炮:“我刚刚得知丹麦动物园又要以发明出来的理由杀死一只长颈鹿。出于人道,我愿意接收‘玛瑞斯’,为它提供良好生活环境,并保证它的健康。”虽然最终“玛瑞斯”难逃狮口,但卡德罗夫在全球成功圈了一波粉。

2016年5月,卡德罗夫宣布,自己养了多年的一只虎纹猫突然走失。“担心到极点”。他呼吁车臣人一同帮他找猫。这条寻猫启事立刻在网上火了。许多网友纷纷贴出自己爱猫的照片询问卡德罗夫:“这是你的猫吗?”卡德罗夫社交媒体账号的流量又借此猛增了一把。

当然,卡德罗夫“刷流量”的最终目标绝不是让车臣人“找猫”。上任以后,他斥巨资加强车臣共和国安全部队的装备, 以打击和震慑境内外的极端势力与反对派。上任一年后他就宣布,车臣境内的恐怖袭击事件减少了72.5%,他还在车臣电视台开辟了一档“公开道歉”节目,让因各种罪名被捕的人上电视认罪。在高度重视荣誉的车臣社会,这一节目无疑会让触犯法网者彻底“社会性死亡”,起到的震慑作用不言自明。

卡德罗夫也利用社交媒体对付敢“说三道四”的人。2021年,他在直播时看到有人在评论区骂他是“恶魔”,便随手发了一段短视频,笑着说:“我会找到你,看看咱俩谁是‘恶魔’。你今晚别睡了,因为你要熬夜写你的遗嘱。”最终,一个中年人带着15岁的儿子在网上向他“谢罪”,承认自己管教不严,导致儿子出言不逊。卡德罗夫表示,孩子不懂事,这件事就算了。不过,很多人觉得他的话显然不只是说给这个少年听的。

俄乌冲突发生后,卡德罗夫成为展示俄军力量、回怼西方攻击的“名嘴”。俄宣布对乌特别军事行动的第二天,他在格罗兹尼举行“万人誓师大会”,宣布7万车臣人愿意为俄而战。当美国总统拜登称普京为“战犯”时,卡德罗夫回怼美国为“自以为是世界警察的狂魔”。他还建议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给普京打电话道歉”,称自己“可以为泽连斯基提供车臣电视台的兼职工作”。

5月9日,莫斯科举行了盛大的胜利日阅兵。卡德罗夫则在格罗兹尼率万余人参加“不朽军团”游行。他说:“俄罗斯从未输过,总是在赢。”

1976年10月5日生于俄罗斯车臣库尔恰洛伊区,其父艾哈迈德·卡德罗夫为车臣总统和宗教领袖。2005年担任车臣共和国总理。2007年被普京任命为车臣总统。2022年派兵参加俄罗斯在乌克兰发动的“特别军事行动”。

声明:本文由发布者:大佬,文章来自网络整理或转载,如有侵权、虚假信息、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联系管理员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ancai315.com/n/834828.html

(0)

你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