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民同乐,“筝筝”日上

方锦龙左:清代十三弦筝。右:汉时期的瑟。在国乐大花园里,古筝之花 盛开得特别灿烂。它以悦耳流畅的琴声

方锦龙

与民同乐,“筝筝”日上

左:清代十三弦筝。右:汉时期的瑟。

在国乐大花园里,古筝之花 盛开得特别灿烂。它以悦耳流畅的琴声和优雅的演奏姿态受到了大众的青睐,不但在高校形成了健康的学术体系,在民间也形成了良好的学习和交流氛围。

与古琴原称琴一样,古筝原称筝,2000多年前在陕西、甘肃一带流行,所以又叫秦筝。因为筝的历史久远,后人给它冠以“古”的前缀,“古筝”二字从此深入人心。

古籍记载,公元前 237 年李斯 上书秦始皇的《谏逐客书》里第一 次正式提到“筝”。《战国策·齐策》 也记载了齐国的临淄城“其民无不 吹竽,鼓瑟,击筑,弹筝”。《谏逐 客书》中有这样一段:“夫击瓮叩缶, 弹筝搏髀而歌乎呜呜,快耳目者, 真秦声也。”意思是 :“那些人敲着 瓦缸瓦罐,一边拍着大腿一边弹筝 唱歌,让人感到喜庆欢快,这真是 地地道道的秦国音乐啊!”这段描 述仿佛让我们看到 :晴朗的午后人 们在村头大树下纳凉,一起唱歌弹 琴的场景,多幺接地气啊!说明当 时弹筝可能就像今天的KTV一样, 是一项大众化的娱乐。可见那时起, 筝已来到民间,深受国民的喜爱了。

“筝”这个名字是怎幺来的 呢?有说和“争”有关。相传秦国 弹瑟高手宛无义有两个天资聪颖的 女儿,从小跟着父亲习瑟。出嫁时, 两个女儿都想要瑟作为陪嫁,争来 争去,竟生生地把二十五根琴弦的 瑟掰成了两爿,一爿十二弦,一爿 十三弦。老父正要发火,却发现只 剩下半边的瑟,声音竟然如流水般 的清亮明快,弹起来别有一番韵味!

这个故事载于日本17世纪宫廷 乐师冈昌名所着《乐道类集》。在中 国的文献中,关于分瑟为筝的说法 也有不少。唐赵磷《因话录》记载 :“秦人鼓瑟,兄弟争之,又破为二。 筝之名自此始。”主角变成了兄弟 俩;而宋代文献《集韵》中则是父 子争瑟 :“父子争瑟而分之,因以为 名。”故事的主角不同,但说法异曲 同工,都是由“争”而得“筝”。看 来,“民乐民乐,与民同乐”古已有 之,这些父子、兄弟、姐妹们争瑟 的场景,很是亲切生动,极具画面感。

无论这些传说是真是假,我推测,说筝是由瑟演变而来,或者说筝是升级版的瑟,并非空穴来风,依据是 :筝的共鸣体和瑟一样,是 木制的长箱形 ;虽说弦数不同,但 琴弦都是由琴柱(今称琴码)支撑 ; 右手拨弦、左手按揉做韵的演奏方式,也都和瑟相似 ;瑟是双排琴码, 而筝保留了其中一排琴码。由此可 见,筝确实带有瑟的显性基因。

与民同乐,“筝筝”日上

历史上极负盛名的筝演奏家有很多,其中不乏女性。中学课本里的《陌上桑》这样描写鼎鼎大名的 美女筝人 :“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 楼。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罗敷喜蚕桑,采桑城南隅。青丝为笼 系,桂枝为笼钩。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 襦。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着帩头。耕者忘其犁, 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 罗敷。”这首诗高就高在,通篇没有一句提到罗敷女如何美貌,却通过 路人的眼光把一位绝世美人描述得令人遐想。罗敷女的美丽不仅让耕 地的农人忘了耕种田地,也让路过 此地的赵王一见钟情,想要邀请她一起乘车。为了表达自己对丈夫的忠贞不渝,罗敷用轻松调侃的口吻 抚琴唱诵 :“大人啊,你怎幺这幺荒 谬!您娶了妻,我也嫁了人,我老 公还是个高富帅的青年才俊,您就 别想太多啦!”

与民同乐,“筝筝”日上

孩子们正在练习古筝。

与民同乐,“筝筝”日上

罗敷女。

这位德才兼备的汉代美女秦罗敷,可能就是文献记载最早的女筝人。宋人郭茂倩《乐府诗集》卷 二十八引用崔豹《古今注》写道 :

“罗敷出采于陌上,赵王登台,见而悦之,因置酒欲夺焉。罗敷巧弹筝,乃作《陌上桑》之歌以自明,赵王乃止。”说的就是这一出了。

西汉时期,筝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一个华丽的转身,逐渐取代了曾经的母体——瑟,除了在民间的节令酒会上现身,也开始跻身于高大上的宫廷宴会了。

因为根植体系的宽广,筝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历经战乱后,唐代 大部分传统音乐消散无踪,但宫廷 宴乐中筝的多种演奏形式却流传下来,宋朝之后又回流民间。从街头艺人到教坊乐工,从劳动大众到文人学士,习筝成为一种时尚,筝成 为独奏、合奏、伴奏的主要乐器之一,传入偏远的少数民族地区,还 传播到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十年动乱时,古筝被视为“封资修”,一度退出文艺舞台。但如今,古筝俨然成为民族乐器大家族中的佼佼者,习筝者遍布海内外。国家级的大型晚会、国际间的文化交流,甚至街头巷尾、茶楼食肆无处不闻古筝声。

古筝的演奏技巧,在历代演奏 家的不懈努力下,达到了历史上从 未有过的高度,从左手主要按弦做 韵,发展到左右手同时弹奏的“快 速指序法”;演奏的曲目,从传统的《渔舟唱晚》,到当代的《战台风》《打虎上山》等等。作曲家何占豪作曲、陈燮阳指挥,由我和上海交响乐团首录的大型琵琶协奏曲《临安遗恨》 被改编为同名古筝协奏曲之后,也成为古筝的经典作品之一。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这句话几乎可以概括筝的发展历史,也是我用以自勉的话,2500多年前就有的筝,向后世彰显的也是这个道理吧!(本文内容收录于作者即 将出版的《国乐无双》一书)

声明:本文由发布者:大佬,文章来自网络整理或转载,如有侵权、虚假信息、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联系管理员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ancai315.com/n/834751.html

(0)

你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