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疫情下的外卖骑手

张紫微约翰内斯堡,一名外卖骑手在雨夜中跑单送餐外卖骑手洛夫莫尔上班前在应用程序上更新自己的照片来自刚

张紫微

南非疫情下的外卖骑手

约翰内斯堡,一名外卖骑手在雨夜中跑单送餐

南非疫情下的外卖骑手

外卖骑手洛夫莫尔上班前在应用程序上更新自己的照片

南非疫情下的外卖骑手

来自刚果的外卖骑手曼德在一家餐厅取餐

约翰内斯堡,外卖骑手西哈姆布佐·格韦布的右腿装上了骨折固定支架,整日蜗居在狭窄的出租屋隔间里。他在一次送餐途中遭遇车祸受伤,这意味着他在接下来的9个月里将无法工作,没有收入。在南非,像他一样为了生计从事送餐工作的移民数以千计,车祸是他们不得不面对的风险之一。

两年多来,受新冠疫情影响,人们对在线配送食品的需求显着增加,外卖行业高速发展。在中国,外卖骑手在2020年2月就以“网约配送员”的名称成为新职业,被纳入国家职业分类目录。而在南非,这一行业仍未真正实现职业化。

南非的各家公司都在争夺这个有利可图的市场,而这种零工经济的基础就是成千上万的送餐员。无论是Uber Eats和Bolt Food这样的跨国公司,还是Mr Delivery和Mr D Food等本地企业,都不停在招募外卖骑手。总部位于德班的摩托车安全研究所估计,2020年南非至少有6400名活跃的外卖骑手。而根据数据分析公司Statista的统计,2022年南非食品外卖行业收入将增长21.3%,达8.7亿美元。

南非的外卖骑手大多数都是移民,来自津巴布韦、乌干达、马拉维和刚果等其他非洲国家。其中许多人因为失业,没有其他选择,所以非常珍惜成为外卖骑手的工作机会。

这些骑手由外卖平台的算法管理,工作不受监管且不稳定。他们以“打零工”的方式存在,许多人为了多赚点钱,每天工作甚至超过12小时,有的更是在多个平台上同时寻找配送任务。平台通过算法捕捉订单送达的最短时间,不断压缩配送时限。当出现“违规”行为时,比如送餐晚了,即使不是骑手的错,也会被平台锁定,只有在解封后才能恢复工作。对这种惩罚性措施,他们几乎没有机会申诉。

配送时间缩减,骑手就不得不与“与死神赛跑”,因此时常发生车祸,导致受伤甚至死亡。数据显示,2020年5-6月,南非涉及外卖骑手的事故增加了30%,达到109起。

骑手西班达每周日都会到教堂布道,周一至周五则努力跑单送餐。他在工作时全身上下都会穿戴厚实的保护装备,大家都称他为“机械战警”,但大多数人都不舍得像他那样花大价钱购买装备。

有的平台声称与骑手是合作关系,但他们之间存在严重的不平等,平台甚至会任意更改协议条款。为了保护自己,一些地区的骑手自行成立合作小组,相互扶持。他们利用社交软件建群,沟通工作问题,组织工作之余的聚会活动,还会募集资金帮助那些遭遇车祸或抢劫的骑手。

南非疫情下的外卖骑手

外卖骑手西哈姆布佐·格韦布的右腿装上了骨折固定支架,整日蜗居在狭窄的出租屋隔间里。他在一次送餐途中遭遇车祸受伤,在接下来的9个月里将无法工作,没有收入

南非疫情下的外卖骑手

一个外卖骑手的摩托车“伤痕累累”

南非疫情下的外卖骑手

龙迪在送餐途中遇到堵车。许多女骑手因为安全问题,倾向于使用汽车而不是摩托车去送餐

南非疫情下的外卖骑手

一名在车祸中重伤的外卖骑手躺在路边,同行的骑手站在旁边等待救护车的到来

南非疫情下的外卖骑手

来自刚果的移民曼德为自己是一名外卖骑手感到自豪。他站在自己的摩托车旁,墙上的涂鸦写着“我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南非疫情下的外卖骑手

每到节假日,许多外卖骑手会相约一起聚会、踢足球

南非疫情下的外卖骑手

骑手西班达每周一至周五努力跑单送餐,他在工作时全身上下都会穿戴厚实的保护装备,被大家称为“机械战警”

南非疫情下的外卖骑手

西班达每周日都会到教堂里布道

南非疫情下的外卖骑手

一支外卖骑手的车队沿着约翰内斯堡的高速公路行驶,前往同事的婚礼

南非疫情下的外卖骑手

女骑手塞比勒准备举办婚礼,她拿着花环迎接前来观礼的同事

南非疫情下的外卖骑手

在约翰内斯堡工作的几位外卖骑手

声明:本文由发布者:大佬,文章来自网络整理或转载,如有侵权、虚假信息、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联系管理员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ancai315.com/n/834647.html

(0)

你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