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柏辛:不要给我贴说唱的标签

PIERRE黑色绣花外套 Gucci拼色连衣裙 Louis Vuitton翻领黑色机车外套、珊瑚色无

PIERRE

刘柏辛:不要给我贴说唱的标签

黑色绣花外套 Gucci拼色连衣裙 Louis Vuitton

刘柏辛:不要给我贴说唱的标签

翻领黑色机车外套、珊瑚色无袖针织衫和黑色针织长裙 均为Givenchy黑色短靴 Louis Vuitton

刘柏辛:不要给我贴说唱的标签

深蓝色开衩衬衫和深蓝色印花长裤均为 Stella McCartney

刘柏辛第一次站上Live House的舞台做现场演出时只有16岁,为此还逃了一节晚自习,她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站在台上做了个莫名其妙的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刘昱妤(改名前),我16岁,我来自长郡中学。今天我是唱一首翻唱的歌,但下次回来,我会带着我自己的歌曲。”

三年后,刘柏辛带着自己的全创作专辑《2029》回到了初次登台的地方,开始了她第一次的个人巡演,从长沙开始,一周的时间走过五站。三年的时间过得很快,独自一人去韩国参加选秀比赛《K-pop Star》并获得第四名、登上美国德克萨斯州SXSW音乐节的舞台、参加热门综艺《中国新说唱》并获得了总决赛第四……“我最近常常感觉自己在精神上老得挺快的。”重返最初的舞台,这是首次巡演的第一站,对于Lexie来说也是对这几年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的一个交代。

相比Live House的演出,Lexie其实更喜欢在音乐节上进行现场演出。“音乐节有很多艺人,大家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在四处停留。但来LiveHouse看的都是真正认可、喜欢你的音乐的粉丝,于是与粉丝之间的亲密感和交流就变得特别重要。”Lexie并不是那种一接触就会感受到热情与爱的idol性格,她认为自己并不擅长炒热气氛和互动,也是因为对自己的高标准所以不想让粉丝失望。恐惧亲密关系的源头其实还是对控场能力的不自信,这也是她想要去锻炼去改善的。作为《中国新说唱》中唯一一位走到比赛最后阶段的女选手,Lexie给大家留下的印象大多是独立、酷、前卫、略带攻击性的。但在她的首张专辑《2029》中,除去那些表达女性独立意识的歌曲外,很多作品突出了Lexie温柔、细腻,还带有一些小悲伤。“我妈妈从小就教育我女孩一定要有自己的能力,这样才能更好地去生活,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不用有求于人。”这培养了刘柏辛独立自强的一面。但另外一面是:作为90后的尾巴,Lexie依旧是个小女孩,青春就是梦幻又细腻的。这一切都并不冲突,也是因为这样我们感受到了不同于镜头前的那个刘柏辛。相比如今被用泛滥的“女权”,刘柏辛表示自己其实更想表达的是一种Girl Power,与年龄无关,却有关于心态的。敏感、细腻、独立、悲伤与浪漫,这些在她身上都可以并列出现。

“无论我的作品是什幺风格,它们都流着Hip-hop的血液。”

“无论我的作品是什幺风格,它们都流着Hip-hop的血液。”嘻哈音乐是Lexie平日中最喜欢的音乐类型,但纯说唱的内容在她的创作储备中并不算多。说唱节目在这两年的风靡,吸引来了华语说唱圈最有实力的选手。参加节目之前Lexie也有过犹豫,她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说唱歌手”,争议肯定会有不少,但她不想放弃高手过招的机会,于是在比赛前一两个月才开始集中准备说唱的练习与素材。我们看到的节目其实只有很短的录制时间,选手们需要在短时间内集中和持续地创作符合导师要求的新作品。与经验丰富作品储备较多的队友和对手同台时,Lexie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虽然笑称自己很“佛系”,但比赛就是比赛,谁都不想输。“比赛中所展现的并不是真正的自己,而是在强压下将自己磨合成更适合比赛的一种形象,从而不得不穿戴上具有攻击性的铠甲。”

走入大众视野获得关注,Lexie也幸运地得到了很多时尚品牌与设计师的垂青。音乐上的先锋超前也让Lexie在时尚这件事情上独具慧眼。最开始在美国读书接到了知名音乐节SXSW邀请的时候,Lexie还是个刚开始大学生活的女孩,并没有固定合作的造型团队与熟识的品牌或设计师。正巧有位朋友在纽约独立设计师品牌Namilia实习,于是她将自己在韩国参加节目的资料做成了一个十多页的PPT,托朋友发给了她。Namilia很感兴趣,也很欣赏刘柏辛的直接。就这样,穿着秀款Namilia,Lexie代表着中国新声代音乐的力量,第一次站上了国际舞台。

刘柏辛:不要给我贴说唱的标签

黑色印花长袍 Y’ s灰色打底衫 私人物品黑色长裤、黑色短靴和黑色皮带均为Louis Vuitton

刘柏辛:不要给我贴说唱的标签

条纹衬衫和咖色长裙 均为Loewe

回想起合作的艺术家与设计师,中国设计师Rui Zhou的一件针织作品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那件衣服真的很难穿感觉也很脆弱,两位小姐姐帮助我才小心翼翼地套上。但真的很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去体验,我想在那个时刻我会把服装当作艺术品,也希望自己能够尽可能去完整地呈现设计师的概念,希望自己能成为设计师关于这件单品,或这个系列中的一部分。”

刘柏辛刚满20岁。当大部分的同龄人在校园中迷惘着、思考着未来的轨迹时,她觉得自己已经全都体验过了。“小时候想要做idol,就计划着14岁去韩国做练习生,这样16岁可以出道。时间错过了之后我对自己说18岁一定要成功,但现在已经要20岁了。”刘柏辛不希望观众将她当成单一的说唱歌手,她的音乐是多元化的。但大众往往会因为热播节目或者热点从片面角度了解到她,被定义被归类,这让她开始再次思考到底什幺是自己最想做的。压力是把双刃剑,刘柏辛下了决定:退出校园生活回到国内,将情绪集中,专心创作音乐。

刘柏辛:不要给我贴说唱的标签

拼色外套、格纹上衣和黑色裤子均为Louis Vuitton

刘柏辛刚满20岁。当大部分的同龄人在校园中迷惘着、思考着未来的轨迹时,她觉得自己已经全都体验过了。

家庭的变故让刚从美国回来的Lexie决定离开长沙,而选择留在北京而非上海则是她觉得要“苦中作乐”,“北京生活很贵,很干燥,但生活很单纯。上海好玩的东西太多了,会让我分心。出去玩也是一晚上,做音乐也是一晚上。我会想要抓住每分每秒的时间。”大家都以为Lexie会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派对动物,但没想到她的“宅属性”渊源已久。在美国上学时,Lexie已经有了一些名声的累积。学生与潮流音乐人的不同身份让她在两个世界里忙碌穿梭。化好妆去downtown看秀,看完打不到车只好不卸妆穿着夸张的衣服赶回教室上课……课业之外,Lexie的娱乐活动就是宅在宿舍写歌。

“在新说唱的节目里面,我的音乐为了市场做了不少调整,而不是去做我真正喜欢的……但最终我发现这些妥协和改变无法取悦所有人,反而让自己变得不开心。OK,那就做自己吧。”接下来Lexie准备出一张面向国外市场的EP,与更多的先锋音乐人、艺术家合作碰撞,想去做自己认为真正酷和前卫的音乐,将嘻哈音乐的节奏感、歌词的押韵流畅融入她自己的风格,做更具实验性和创造性的作品,毕竟她从没有将自己完全定义为一个rapper。

“其实我蛮喜欢现在的生活状态的。”将步伐放慢后,Lexie反而没有了那幺大的野心,现在所做的都是积累,一切都是过程。她希望能够写出真实打动人心的作品,而不是在这个夏天被人记住了名字,仅此而已。

声明:本文由发布者:大佬,文章来自网络整理或转载,如有侵权、虚假信息、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联系管理员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ancai315.com/n/834490.html

(0)

你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