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元年

杨馨在当时看来,这更类似于一个少年电竞选手的憧憬:守望先锋世界杯是Guxue开始玩守望先锋的第一个比

杨馨

电竞元年

在当时看来,这更类似于一个少年电竞选手的憧憬:守望先锋世界杯是Guxue开始玩守望先锋的第一个比赛,刚刚开始打职业时,他的目标仅仅是能够在暴雪嘉年华的守望世界杯参赛。2015年,他以队伍替补的身份参加了嘉年华,2016年,他终于以选手的身份参加了比赛,队伍却最终止步于八强。

梦想的完成却总是来得如此猝不及防:2018年暴雪嘉年华,包括Guxue在内的中国队以黑马之姿杀进守望先锋世界杯四强,并一路战胜芬兰、澳大利亚,最终捧起了亚军的奖杯——这是守望先锋中国队迄今为止取得的最佳战绩。

“八强不亏,四强血赚。”

这是赛前网络对守望先锋世界杯中国队的普遍看法,看上去显得有些“轻蔑”,事实上却包含了对队员们的鼓励,毕竟在此之前,尽管已经获得了世界杯入场资格,却没有人真正相信中国队能够在美国走到多远:在此之前,中国队曾经两度止步守望先锋八强;再往前,在2017年的守望先锋常规赛中参战的中国战队上海龙之队曾经连续出现了40场战败的成绩。

相较于邻国韩国在守望先锋,甚至是电竞领域“制霸”的现状,“中国没有电竞土壤”的说法却似乎已经成为了事实。

今年的世界杯更是尤其特殊:参赛的是一支由教练Rui(王星睿)组建起的全新队伍,队员平均年龄不到20岁,队员Leave(离开)甚至还没有成年。美国时间11月2日,在中国队的第一场对战澳大利亚比赛正式开始前,中国队员们参加了赛前采访,当媒体问到还长着青春痘的队员希望拿什幺成绩时,最活泼的队员Yveltal(东东)说:“拿冠军啊”,他说完看了一眼散落在旁边的队员,大家笑作一团——他们当然做了所有准备,心中也有所希望,但对手如此强劲,谁也没有把握。

11月的加州热度不减,但中国队的超常发挥却让2018年的守望先锋分会场最终成为了热量的中心:以游戏标志白黄配色装饰的会场里左侧,是连续两次获得冠军,被外媒称为“不可战胜的”韩国队,而坐在对面的,则是一路杀进总决赛的中国队:不到20岁的队长LateYoung(林迟青)坐在队伍中,现场的尖叫和直播声响并没有影响到手上的半分精度,队员Guxue(黄秋林)担任队中坦克位置,正娴熟地操纵着屏幕上的大猩猩跳跃在战场中间,只有站在场边的教练Rui(王星睿)脸上泄露出的些许紧张,透露了这场艰难硬仗的些许线索。

美国时间下午8点,中国队最终获得亚军,坐在媒体访问场的中国男孩们脸上是超过年龄的沉稳,当被问到对未来的期待时,队长拿过话筒,看了周围队员一眼,认真而严肃地说:“拿冠军”。

电竞元年

电竞元年

2018年,对于中国的游戏产业来说,是艰难的一年,游戏版号审批管制直接导致资本与市场部分信心的丧失:但2018年,却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这个十年,电竞行业进入大众视野的元年。2005年,魔兽争霸人皇选手Sky(李晓峰)在WCG(魔兽世界世界杯)上夺得冠军,“电竞选手”四个字第一次被去污名化。

十年过去了,互联网时代彻底来临,游戏环境也迎来巨变,你或许偶尔开始听说某款手游挺好的,从未玩过游戏的同事也开始玩;你开始听说某位职业选手转换直播平台费用高达几千万,感叹“现在玩游戏

也能赚那幺多钱”了。但直到2018年下半年,你的朋友圈被“iG牛逼”刷屏时,你才发现,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中国电竞已经完成了早期力量的积蓄,开始集中爆发。无论是英雄联盟,炉石传说,还是2018安纳海姆上的中国队,都彻底让世界和中国同步,看到了中国电竞的力量。

在这个时代,没有人可以忽视年轻人的力量,而电竞,正是永远集结着荷尔蒙的一盘永不结束的游戏。2019年2月14日,守望先锋联赛(owl)正式开赛,中国有着前所未有的4支战队参赛。元年既然已经开始,未来何愁不可期。

声明:本文由发布者:大佬,文章来自网络整理或转载,如有侵权、虚假信息、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联系管理员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ancai315.com/n/834252.html

(0)

你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