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不入川的魔咒

周径偲中国互联网江湖流传一个段子,因为专业大学的关系,中国码农一般产自北京和成都。后来,雷军走红以后

周径偲

少不入川的魔咒

中国互联网江湖流传一个段子,因为专业大学的关系,中国码农一般产自北京和成都。后来,雷军走红以后,武汉大学跟着有了“程序员之家”的美誉。北京毕业的程序员是风中蜡烛,跟着阿里、腾讯、京东、网易闯天下。但成都毕业的程序员是风筝,大学毕业也去独角兽公司混迹,三年之内必回成都。成都没有开得起薪水的公司,那就创业,自己搞个公司。所以,成都变成了中国最大的互联网技术外包产业基地。

据说最受影响的是总部落在深圳的腾讯,年轻人都养不住,领导问离职员工:“你根本不是成都人啊,‘回’什幺成都?”

“关你锤子事。”潇洒转身,绝尘而去。

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成都之美说过太多太多,美食美女美景之外,更有吸引力的可能是性格和文化。中国社会以勤劳为荣,以懒惰为耻。成都人崇尚享乐,如果某个工作日下午太阳出来了,领导会有意无意地暗示大家,反正我是要去晒太阳的。这让生活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人感到反差巨大,从人性本懒的角度来说,当然摄人心弦。

成都人天生会说话,小说《盗官记》(电影《让子弹飞》原着)作者马识途曾说:四川人的对话经常是用拐个弯、很有趣味的语言来表达,这是很优美的。说话不仅仅为了信息抵达,多是一种博弈和乐趣,谁讲的龙门阵逗笑众人,出口之人自然得意。前一阵,成都话骂人在网上走红,网友说,和成都人吵架没法动气,因为他们爱用叠词,听到就想笑。比如一个东西很薄,就说“薄飞飞”的;很脆,就说是“脆生生”的;一个人很笨,就说是“瓜兮兮”的;很凶,就说是“凶叉叉”的。说吃得很饱,要说“肚脐眼都吃来涨翻起”。总之,戏多。

我们似乎可以理解它是一种文化遗传。不提两汉的司马相如、扬雄,唐宋的李白、三苏、王维、杜甫、高适、岑参、孟浩然、白居易、元镇、贾岛、李商隐、黄庭坚、陆游,每一个都和成都大有瓜葛,文墨等身。

然而,成都人的日常个性软糯,可能和历史也有关系。成都是一个出大诗人和小皇帝的地方。诗人大皇帝小,自然豪雄不足,风流有余。成都历史上还出过几位自封的皇帝,很少成大气候。有传说,五代十国时期的后蜀末代帝孟昶投降后,赵匡胤问他的爱妃花蕊夫人何以被俘,花蕊夫人当场赋诗一首:“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二十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像这样丝毫不给自己老公面子的女士,在川内司空见惯不说,男士们往往都很坦荡地接受阴盛阳衰的事实。记者采访一位路人男士,问结婚以后,自己的钱上交多少比例才合适?这位男士问:什幺叫自己的钱?

1932年,“四川王”刘湘和刘文辉叔侄为争霸四川,“二刘”大战爆发。这是四川军阀四百多次战争中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一次混战。战火烧了近一年,遍及川西、川北以及川南数十县,参战官兵二十余万。仅开战头三个月,双方死伤人数就达6万,战区每天“断粮饥饿,投尸战火,哭声震天,惨不忍闻。”“二刘”大战以刘湘大胜而告终。刘文辉败退雅安,心下凄楚。夫人杨蕴光于是出马,去成都找刘湘说情。见了刘湘第一句话是:“到底要把你幺爸(叔叔)赶到什幺地方去?”刘湘赔起笑脸,嘴上支支吾吾:“幺爸腰杆不能硬,一硬就要出事。我不是要搞垮他,只想压一压他的气焰。既然婶婶出面说话,那就让幺爸在雅安待着吧。”成都男人内事不决问夫人,另一方面,

一旦出现生死大义,却硬核到底。卢沟桥事变爆发。已经称王四川的刘湘电呈蒋介石,请缨抗日。1937年8月7日,刘湘乘飞机到南京参加国防会议。他在会上说:“四川可出兵30万抗战,供给壮丁500万,供给粮食若干万石。”国民政府任命刘湘为第七战区司令长官,长官部设郑州。刘湘匆匆踏上征程。此时刘湘的胃病已很严重,经常咯血

不止,部下劝他休息一段时间。他坚持说:“打了那幺多年内战,脸面上不甚光彩,今天为国效命,如何能在后方苟安?”1938年新年刚过,刘湘病情急剧恶化,至1月17日他的血管收缩,连血都输不进去了。1月20日晚8时,48岁的刘湘去世。死前,他留下一句遗言:“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

上周有人突然在微信问我:法国永居300万搞定,有兴趣幺?我说,成都永居你能搞定幺?报个价。

声明:本文由发布者:大佬,文章来自网络整理或转载,如有侵权、虚假信息、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联系管理员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ancai315.com/n/834129.html

(0)

你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