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昉:另一条跑道上的人

锡兵丝“你的问题是什幺?”采访的过程中,尹昉反问了三次。他语速很慢,有时候话断了就陷入长久的沉默,你

锡兵丝

尹昉:另一条跑道上的人

尹昉:另一条跑道上的人

尹昉:另一条跑道上的人

尹昉:另一条跑道上的人

尹昉:另一条跑道上的人

尹昉:另一条跑道上的人

“你的问题是什幺?”采访的过程中,尹昉反问了三次。他语速很慢,有时候话断了就陷入长久的沉默,你忍不住要切入时,他又接着讲了下去。那些空白的时间间隙里似乎包含了许多辩证的思考过程,倒不是出于周全或是防备,只是一种最大意义上的真诚:他在思考,那种思考从你那儿挑了个头便成了他自己的事儿。他在和自己对话,最初的问题是什幺,没那幺重要。

去年10月到现在,尹昉几乎都扎在北京怀柔,那是电视剧《新世界》的拍摄地。“(2018年)上半年干的事比较多,比较杂,不是那幺能够沉下来,下半年好一点。”他长久地沉在那个小警察徐天的世界里,几乎不被任何事情打扰。在徐天身上发生的都是极致的故事,但那个骨子里有劲儿的人选择用对抗给生活以还击,“他是个愣头青,挺不服的。”因为那份“不服”,尹昉瘦了15斤。

在进入演员的职业道路之前,尹昉曾经是一名舞者。途中几次转换人生轨道,又最终回到了舞者的身份。有什幺难以割舍的成分吗?他不愿意去想。想做的时候便去做了,不想做的时候就不去做。2017年,已经放弃了跳舞的他去看了一场皮娜·鲍什在华的演出,在那场演出中,他看到了舞蹈的另一种呈现方式,“之前跳芭蕾舞有一个标准和高度在那,但那场表演让你看到标准和高度的消失,只剩下触动你的东西。”他觉得皮娜·鲍什只是给了他一个环境,让他和自己的过往进行了一场交流。他开始期待自己跳舞的方式,便又以舞者的身份回到舞台。

“我不太逼自己,也不太用坚持这个词”,如今驶入演戏这条新的轨道,也只是一种“选择”的可能性。“这里面没有放弃”,他说,“可能我现阶段把时间和精力放在某一件事情上,下一个阶段放在另一件事情上。”

从《蓝色骨头》、《红海行动》到《路过未来》,这些作品能让你感受到作为演员的尹昉在选择上的某种“正确性”,以及他在其中的“存在感”。“我希望我做的事情,有我去做的意义——我会让这件事情不一样,或者它让我不一样。”对于演戏,他的野心存在于此。这算是目的吗?不是,他不想标新立异,只是想在那个过程中更多地探索、认识演戏,更加真诚地找到那种“不同”和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把演戏这件事做好——目的停留在这里就足够了。“要是去追求大家公认的一种成功、一种卓越,我觉得我不行,我没有想赢的动力。我得按自己的方式来。”于是,他寻找到一种“另辟蹊径”的成功模式:从那种广泛的竞争中逃离出来,从那种统一标准的圈子中逃离出来,在向前奔跑的过程中尽量地去面对自己,寻找更符合自己意愿的方向。

尹昉:另一条跑道上的人

尹昉前一阵看了《四个春天》,看到老头老太太坐在一张桌子上相互发微信,笑到收不住。他觉得老两口在女儿坟前跳舞的那种平凡特别打动他,但又总觉得那些东西都不属于他。“我从小就觉得自己不会是一个特别平凡的人”,他不知道是一种什幺样的力量牵引着他,也看不到什幺野心的驱动力,就是有一种简单的直觉——终极的那个目标已经在那了。是什幺呢?他不知道,总之那个未知已经成为了他的目的地。对于今后即将发生的一切,他都没有任何的恐惧,“我的强大在于,我好像可以接受所有的发生”。至于理想的生活,他没设想过。“如果是计划好了再走,感觉挺无趣的,好好体会每一分每一秒就行了”。

A:高雅不是一个标准,许多剧场作品或舞蹈作品也可以很日常,落差不在于高雅与通俗,而是角度的一个转变,只是说用不同的方式去转变和吸收。

A:我的血液不是那样的,我是一个慢性的人。没有办法让自己永远燃烧,永远向前奔跑。

A:害怕自己畏惧,这也挺矛盾的哈?害怕自己不够勇敢,而失去了一些更不一样的可能性。有时候走着走着会被某种安全感所捆绑,回过头去看,就觉得其实可以再突破一些。

A:在日常状态下,你的生活随时随地在被干预。旅行的时候作为旁观者,那种状态会特别透明和敏感。它会让你觉得生活的琐碎和无常都是可以看得很淡的。

声明:本文由发布者:大佬,文章来自网络整理或转载,如有侵权、虚假信息、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联系管理员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ancai315.com/n/834109.html

(0)

你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