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富or血亏?数字藏品镰刀已现

上善若水动辄数百万的NFT数字藏品丢失、市场价格暴涨暴跌……数字藏品市场背后的镰刀似乎已露出锋芒。4

上善若水

动辄数百万的NFT数字藏品丢失、市场价格暴涨暴跌……数字藏品市场背后的镰刀似乎已露出锋芒。

4月1日愚人节当天,周杰伦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称,自己的无聊猿NFT被盗了。“以为愚人节在跟我开玩笑,结果去查看真的没了……”

据LooksRare信息显示,该NFT在从周杰伦地址转发出去后,短短1个小时内便被多次转手,并分别以130ETH、155ETH的价格转手交易。以当前ETH价格计算,周杰伦被盗的NFT价值超过5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超320万元。

暴富or血亏?数字藏品镰刀已现

周杰伦丢的是好友赠送的NFT藏品“无聊猿”。2021年4月30日上线时定价约200美元一个,当晚10000只生成卡通猿便售罄。作为NFT市场上最火爆的项目之一,NBA球星斯蒂芬·库里、歌手林俊杰、贾斯汀·比伯、周杰伦、麦当娜等名人纷纷入手无聊猿NFT头像。其中,贾斯汀·比伯入手的无聊猿NFT成交价更是达到830万元人民币。在明星参与推动下,这只“猴子”的背后是“炙手可热”的财富神话。截至目前,在二级市场交易上,无聊猿NFT项目的总销售额超10亿美元,总市值超35亿美元,交易人数破万人,市场底价也近35万美元。

这已不是NFT藏品第一次被盗了,就在2个月前的2月1日,一位NFT收藏大户larrylawliet.eth在社交媒体表示,其持有的多只无聊猿猴游艇俱乐部(Bored Ape Yacht Club)、变异猿猴游艇俱乐部(Mutant Ape Yacht Club)以及Doodles NFT等系列价值不菲的NFT藏品被黑客盗取,希望知名NFT在线交易平台OpenSea 以及LooksRare等能够施以援手。

按照无聊猿猴(118.68以太坊)、变异猿猴(25.2以太坊)和Doodles(16.28以太坊)的实时地板价计算,这批失窃的NFT总价值约为617以太坊(按照以太坊实时价格2750美元计算,约合人民币1079万元)。不过,考虑到这些NFT中有着较多稀有款,比如BAYC #1606 这样的激光眼猿猴,这些NFT的总价值实际上远不止该数字。

当明星和收藏大户手里的NFT藏品都能说丢就丢时,NFT市场安全性难免让人担忧,对于这样一个曾让无数人产生“暴富”期许的领域,究竟还值得继续关注吗?

暴富or血亏?数字藏品镰刀已现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不会是最后接盘的。”——NFT玩家似乎都知道是在炒,但仍旧前赴后继,不亦乐乎。2021年3月11日,在佳士得拍卖行,NFT数字艺术品《每一天:前5000天》拍出6934万美元(约合4.5亿元人民币)。这场拍卖在刷新数字艺术品成交纪录的同时,也让NFT这个词强势闯入大众视野,NFT的热潮实现了从币圈到艺术拍卖圈的“出圈”。

事实上,自2021年以来,加密艺术家Beeple的NFT作品拍出天价,让NFT一夜之间“出圈”。第三方数据机构 Nonfungible 统计,2021年NFT拍卖交易规模达到140亿美元,规模高达疫情前2019年全球艺术品拍卖总额105.7亿美元的1.3倍。其中,佳士得、苏富比两家传统拍卖行的NFT收藏品拍卖合计实现2.5亿美元的成交额。更有调研数据显示,约38% 的受访艺术品拍卖行和线上拍卖网站表示,很快就计划将 NFT 纳入拍卖。而拍出天价的NFT藏品进一步刺激了个人玩家,不少有着炒鞋、炒盲盒经历的年轻人对数字藏品格外上心,在他们眼里,炒作不可怕,怕的是没有热度,就会没人接盘,砸手里了。

投机心态之下,NFT藏品在暴涨暴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以冰墩墩数字盲盒为例,2022年2月12日,由国际奥委会官方授权、元宇宙头部公司SandBox制作的冰墩墩数字盲盒上线交易平台,定价99美元,限量500个,每人最多购买5件。

由于限量发售,一款冰墩墩NFT在发售当日的二级市场成交价一度暴涨至1888美元,极大点燃了全球范围内投资者对于数字藏品的兴趣。值得注意的是,该数字盲盒不支持中国区用户购买。在产业数据方面,2021年,在明星代言和社交媒体炒作的推动下,包括无聊猩猩游艇俱乐部、酷猫和胖企鹅在内的几个系列动物数字藏品价格暴涨,基于 NFT(非同质化令牌)技术的数字藏品突然进入主流文化。截至 2021年底,近410亿美元的资金投向了NFT,使得这个市场的规模达到了全球艺术品市场的整体水平。

暴富or血亏?数字藏品镰刀已现

拍出6934万美元的NFT数字艺术品《每一天:前5000天》

然而很快,市场的很大一部分开始恶化,新手投资者遭遇了巨大的损失,而 NFT 的长期前景也开始受到质疑。根据 NonFungible 网站的数据,过去两周,NFT 的平均售价已经从去年 11 月的高点下跌超过 48%,至 2500 美元左右。

2022年3月,全球最大的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的日交易量暴跌 80%,至约 5000 万美元。而就在一个月前,该平台上的日交易额曾经达到 2.48 亿美元的最高点。与此同时,根据 NonFungible 的数据,每周买卖 NFT 的账户数量已经降至约 19.4 万个,远低于去年11月的最高点38万个。

而在巴塞尔艺术展围绕高净值收藏家的调查中,约有88%的人未来有兴趣购买NFT艺术品。但在艺术经销商中,几乎一半的人没有销售此类作品,而且也没有兴趣这样做,这表明他们更愿意看到其他人在NFT投资中获得回报,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了市场的犹豫与彷徨。

一场“击鼓传花式的盛宴”已经开始,就是不知道最终落座的宾客会剩下多少。

随着NFT市场的繁荣,各种各样披着NFT藏品外衣实际是割韭菜的项目纷纷登场,让用户真假难辨,而与此同时整个市场也是有下跌的趋势,在这样的背景下,NFT平台社区白名单开始浮出水面。获得白名单的用户能够在正式发售之前进行铸造,白名单一般通过用户在专业社区内参与项目方活动来免费获得,或者是通过项目方的渠道以较低的价格进行购买,获得白名单的用户还能够有机会接触到一些其他人暂时无法使用的稀有级NFT。

但这就反过来成为另一场“收割”大戏,因为NFT藏品数量稀缺,用户为了争抢“铸币”,不断加码交易费,很容易出现交易费比NFT的实际铸币价格高出数倍的情况。为了缓解这种情况,很多NFT项目采用了白名单方式,将铸造分段,通过限制每个钱包的NFT数量以及何时可以铸造代币来减少堵塞,从而避免交易价格突然飙升。

看似合理的操作却将控制权集中在了平台掌控者和白名单用户群手中,普通用户面对层层加码后的NFT藏品只能忍痛付出高价购买。而Chainalysis的研究报告也指出,一小部分参与者获得了大部分收益。数据显示,进入白名单的用户出售他们新铸造的NFT,获得利润回报的概率为75.7%,而没有进入白名单的用户只有20.8%的概率可以获益。

在2021年下半年,白名单制度出现早期,率先掌握玩法的投资者和机构确实获利颇丰。但随着越来越多投资者乃至专业机构积极参与社区试图获得白名单,获得白名单资质越来越难,进一步让“财富”离普通NFT藏品玩家越来越远。

由于游离于模糊地带,也让“数字藏品”存在争议。新华社曾在《数字藏品是什幺?有风险吗?谁来监管?》中称:“在监管落地前,对投资者而言,NFT相关领域可能仍有较大泡沫。相关人士认为,普通投资者应当持谨慎态度。而NFT产业要实现健康长远发展,需要市场主体合规经营。”

目前,NFT领域在安全性上存在操作风险、技术风险、道德风险这三大类风险:第一是操作风险,主要指的是用户因不当操作导致私钥泄露而引发的风险。也包括转移资产时填错地址导致资产丢失的风险。第二是技术风险,NFT的背后是智能合约,其中所有的操作都是通过一行行的代码来执行,如果这些代码不完善,很容易被黑客钻空子,对项目进行攻击。第三类是道德风险,这主要指的是一些项目方作恶,以NFT为噱头浑水摸鱼,欺诈用户,骗取用户的虚拟资产。

此外,加密货币艺术和 NFT 顾问范妮·拉库贝(Fanny Lakoubay)表示:“NFT 领域存在非常多的噪声和骗局。这个加密货币的冬天给整个行业提供了时间,用于开发可行的技术以及教育投资者。在很大程度上,这个行业仍处于建设阶段。”

声明:本文由发布者:大佬,文章来自网络整理或转载,如有侵权、虚假信息、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联系管理员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ancai315.com/n/742182.html

(0)

你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