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异界的电话

波特先生 胡曼婷灵异心理学家D·斯科特·罗格在他1979年所着的《来自死者的电话》书中,收集了“来自

波特先生 胡曼婷

来自异界的电话

灵异心理学家D·斯科特·罗格在他1979年所着的《来自死者的电话》书中,收集了“来自死者的电话”案例,但是西奥·佩曼斯发现,来自坟墓之外的电话或信息的故事和电话本身一样古老——而且在移动电话时代,它们没有停止的迹象。

1943年5月的一个晚上,玛丽·卡荷尔正舒服地躺在纽约恩迪克特公寓里的安乐椅上,听着最喜欢的广播节目。这时电话铃响了,接线员告诉她有个长途电话打进来,并帮她接通了。“在一片混乱的声音中,我好像听到有几个人同时在说话。然后,当我听到12岁的小女儿佩吉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时,我差点晕过去。”10年后,她回忆道。玛丽听到了“像风一样的呼呼声”和“不断咕哝的声音”,但在这些声音中有她女儿的声音:“我和佩吉就像在暴风雨中说话,然后沉默了一阵。过了一会儿,佩吉又说话了,她的声音在一阵疾风中召唤着我,之后在突然的寂静中停止了。”但卡荷尔夫人的女儿六个月前就去世了,当接线员被要求追踪电话时,却找不到任何记录。难道这是一通来自“死神”的电话?

来自异界的电话

D·斯科特·罗格着的《来自死者的电话》

超心理学家的研究

虽然卡荷尔夫人的故事听起来很独特,但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直到20世纪70年代,美国灵异心理学家D·斯科特·罗格开始系统地研究这些案例,它们才逐渐为人所知。1979年,罗格在一次罕见的采访中说:“如今,某些通灵经历、先觉梦、闹鬼的房子,都是被社会接受的。但有些灵异体验太奇怪、太罕见,让人难以接受。如果一名报社记者接到某人打来的电话,说他刚和他死去的父亲通过话,那篇报道就会被放在疯人档案里。”

罗格是在1967年偶然得知这一现象的,当时有一位女士告诉他,她的一个朋友接到死去儿子的电话。起初,罗格不把这些故事当回事。他解释说:“作为一名灵异心理学家,我听过各种各样的故事。不过,我很快就有理由改变我的观点,在接下来的10年里,我开始接触越来越多这样的报告,并发现自己完全无法为它们辩解。”如果不是罗格的努力,这种奇怪的现象可能永远不会被人注意,而是徘徊在超心理学的边缘。这种情况随着他与灵异心理学家雷蒙德·贝莱斯合着的《来自死者的电话》一书的出版而改变。1979年这本书出版时,罗格29岁,这已经是他第16本关于心理现象的书了。超心理学的审稿人对此持批评态度:他们说,作者没有使用实证研究的方法来收集和分析他们的数据。但媒体却很喜欢它:“‘电话那一章的相关描述令人难以置信。对于那些从未接到过这样电话的人来说,很难想象罗格和贝莱斯所讲的故事是真的。但是,作者坚持案例中的人们真的接到了电话,来自他们的信息是非常可靠的。”一位审稿人总结道。

来自异界的电话

D·斯科特·罗格在接受《旧金山审查员》采访时谈到了他的工作。

来自异界的电话

罗格与贝莱斯合着的《来自死亡的电话》

《来自死者的电话》中有很多类似玛丽·卡荷尔的描述,罗格也核实了她的说法。他得知几年前曾有一位通灵心理学家收到过她的来信。她在这封信中复述的经历与发表的报告完全相同,因此罗格和贝莱斯得出结论——她的故事不是戏剧化的或虚构的。两类死者来电

罗格和贝莱斯研究的案例是通过一项全国性的调查收集的,他们在同行中开展了调查。二人在他们收集的奇怪描述中还发现了其他一些东西:并非所有来自死者的电话都遵循相同的规律。尽管这些案件代表了各种各样的现象,但所有的报告都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简短的通话,在线路不通或通话终止之前,交流经常被打断,这被标记为“1型呼叫”。在另一类情况下,电话里的声音会与接收者进行长时间的对话,“似乎这些沟通在实际通话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和计划”。这被称为“2型呼叫”。引领这项研究的人

2019年5月,英国超心理学家卡勒姆·E·库珀前往旧金山参观罗格的档案馆,该档案馆位于加州整合研究所。《来自死者的电话》出版已经40多年了,遗憾的是,罗格在1990年去世了。“他一丝不苟地记录着一切,甚至他和不同人的通信。”库珀说,“罗格是灵学的活百科全书。就算面对的是关于他们所做的研究或他的书的负面评论,他都耐心地回答,尽可能详细地解释,非常精确。关于电话异常现象的研究,他做得非常彻底。罗杰·安德森在《宗教与心理研究杂志》上发表了对这本书最具批判性的评论之一。这篇评论长达数页,罗格逐点回复。这是关于他和贝莱斯如何收集案例,采访人们,然后通过主题内容分析过程,分析这些数据以及解释这种方法如何在社会科学中存在的更详细的、最广泛的回应。他对自己正在做的研究了然于心,非常专注。”重新收集的案例

库珀的兴趣由来已久:2012年,他出版了《来自死亡的电话》,重新研究了罗格和贝莱斯收集的案件。库珀还增加了新案例。“我认为罗格对‘1型和‘2型的分类仍然有效。从我的重新分析中可以看出,更多的现代案例并没有偏离罗格和贝莱斯提出的案例。”库珀解释道,“即使我同时拥有新老案例,电话通话的特点也没有变。‘1型电话是指一个知道某人已经死亡的人接到一个非常短且没有反应的电话。在‘2型电话中,接收者不知道对方已经去世,他们的通话时间很长,有些奇怪,而且他们不明白‘正在说的一些事情。后来他们发现这个人已经死了,且电话是在那之后很久才打过来的。这种情况仍在发生。这些分类仍然有效,对于这些呼叫如何进行以及人们如何报告这些呼叫都具有明确的一般特征。”

来自异界的电话

英国灵异心理学家卡勒姆·E·库珀

来自异界的电话

卡勒姆·E·库珀所着的《来自死亡的电话》

在分析过程中,库珀还研究了另外50个案例,进行了进一步的内容分析,以了解呼叫的类别是如何发展的。“这些特征在30年或40年之后还会出现吗?或者自从人们知道有人死了却接到一个非常短且没有反应的电话后,情况发生变化了吗?或者说,自从我们有了电话、电子邮件、智能手机和短信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吗?”“并没有真正改变多少。就谈话特点而言,它们保持不变。”

然而,库珀认为最好采取谨慎的态度,不要过早下结论。“这并不意味着发生了任何超自然现象。我们只知道,在人们发现和报告这些异常现象的背景下,它们是一种电话交谈的方式。”这种现象出现时间有多长

罗格和贝莱斯发现他们的书很难写,因为之前没有任何关于死者电话的相关出版物。希腊一名研究人员发现了1950年和1953年的两个古老的希腊案例——但还有更多吗?

事实上,死者打电话的历史和电话本身一样悠久。比如,1935年12月16日上午,好莱坞明星塞尔玛·托德在洛杉矶神秘死亡,那幺12个小时后,给华莱士·福特夫人打电话的塞尔玛·托德是谁?媒体称这是一个“幽灵电话”,而警方则猜测这可能是一个通过分机打来的恶作剧。但是福特夫人认为:“尽管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塞尔玛的死亡,但我在那天下午4点10分和她通过电话……”据说塞尔玛·托德在电话里称半小时后她会带一个特别来宾参加聚会,但是这位着名的女演员一直没有来。

着名的爱尔兰猎鬼者艾略特·奥唐奈在他20世纪20年代的一部鬼故事集里就写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鬼打电话给医生,救了一个突然病得很重的人。尽管如今奥唐奈以胡编乱造而闻名,但这个故事表明,死者与生者通过电话沟通的说法早已存在。正如芝加哥的《灵力》杂志所解释的那样:“在这个时代,幽灵通过无线电、电报和电话与我们交流。”在另一本唯灵论杂志《光》中,梅尔顿回忆了他儿子的经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这个年轻人曾隶属于一个由无线和普通战地电话接线员组成的部队。他经常收到“不连贯的信息和部分奇怪的问题,几乎总是没有回答完,”而且“对这些奇怪的现象完全不知所措……是一种新的沟通方式吗?也许有一天我们会知道。”梅尔顿写道。20世纪20年代,报界还广泛地重复着这样一个故事:爱迪生正在研制一种幽灵电话,以便与“另一个世界”联系。

来自异界的电话

好莱坞女演员塞尔玛·托德于1935年12月16日神秘死亡。华莱士·福特夫人声称在她死后大约12小时接到了托德的电话。

1917年,美国和巴西曾出现过不少相关案例。在印第安纳州南部,一个“幽灵来电者”把电话接线员吓得不知所措。这些女性接线员声称,曾在几周的时间内,她们每天晚上都会接到长途电话,当她们要电话号码时,一个女性的声音说:“彼得堡,我是那里死去的接线员。我在灵界,想和你谈谈地球上的事,谈谈我在这里的事。”然后,她谈到了还有谁在灵界,以及他们是如何相处的,并唱起了宗教歌曲。

同一年,“灵魂”开始通过电话联系巴西的一个唯灵论圈子的成员。罗格和贝莱斯不知道的是,它促成了1925年第一本关于死亡电话的书的出版。据它的作者、巴西唯灵家卡洛斯·加多内·拉莫斯说,它们要幺发出敲击声,要幺用清晰的声音说话,这种情况持续了很多年。“一个幽灵在电话里用意大利语说话。当我告诉他我听不懂他的语言时,在浪费了超过五分钟的时间之后,电话断了……”

1905年,在佛蒙特州巴利市的火车站,当一个连接到电报的金属中继盒里传出隆隆的声音时,市民们对这个“电鬼”感到非常不安。一天晚上,一个职员听到了中继箱里传出的声音。一位有几十年电报设备经验的主管被叫来调查,但他无法解释那个奇怪的声音:“盒子里传出两个声音。他们谈论不同的话题,没有任何共同之处。有时整句话都说得很清楚,有时只能听出一两句话。”听到这些声音的人都认为这些信息来自另一个世界。闹鬼的恐怖电话

1901年,一名在伊利诺斯州橡树公园的年轻女子,确信她接到了闹鬼电话。一家报纸评论道:“她的一些邻居同意她的观点,现在很多人都不敢去接电话,因为他们害怕听到一些离奇的消息。”同年,来自俄亥俄州斯普林菲尔德的媒体人玛丽·F·布林曼声称,“一个大房间墙上的神秘电话”把另一个世界的声音传到了我们的世界。

英国唯心家WT·斯特德被告知发生在1896年夏天的一件事。当电话突然响起时,B先生正在他的办公室里,办公室离他的家大约两英里。他立刻问是怎幺回事,结果让他大吃一惊,电话那头回答:“马上去你父亲家。可怜的耐莉死了。”他急忙赶回家,得知他的妹妹耐莉突然去世了。“但是,使他吃惊的是,没有人向他报告过这条死讯。”

1886年,流传着一个故事:“一个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在夜里接到一个从墓地打来的电话,呼唤他的声音很奇怪,使他不寒而栗。声音如此清晰,如此缓慢,如此寒冷,如此遥远,他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幽灵般的来电者只说了一声冗长的‘你好,就被不知所措的殡仪馆老板挂断了电话。当他核实这个号码时,发现它来自墓地——但没有人从那里打过电话。过了几个晚上,殡仪馆老板把电话从店里拿走。后来他把它换掉了,虽然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电话打来,但他每晚都坐在那里对电话感到恐惧。”

最古老的关于这方面的描述在电话被发明两年后出现。同样,它涉及到一条通往墓地的电话线路。它安装在新泽西州奥康纳先生的办公室和墓地之间,长约三千米。一开始并没有异常,但三周后情况就变了。一天凌晨四点,一阵猛烈的电话铃声惊醒了奥康纳和他的妻子,但是话筒里没有回应他的声音。墓地办公室被彻底检查并关闭,但电话铃还是继续响了几个晚上。安装电话线的人无法作出解释。奥康纳先生的电话也没有连接其他地方,除了墓地……

在以上大多数案例中,通常只有一个当事人接到这样的电话或信息。但是2008年,就发生过多人有接到来自同一个人的神秘电话的案例。多人接到来自同一人的神秘电话

2008年9月12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发生了客运列车与货运列车碰撞的悲惨事故。这次事故导致25人死亡,135人受伤。事故列车的乘客中有一个叫查尔斯·派克的人,准备结婚的他是偶然乘坐这趟列车的,却遭遇了意外。查尔斯·派克的未婚妻安德列奥知道他乘坐了这列火车,她看到车祸的新闻报道后一直无法与他取得联系。在事故发生约5个小时后,安德列奥的手机突然响了,看了来电显示的号码,是查尔斯·派克的!但电话里没有声音,并且很快就挂断了。

来自异界的电话

新泽西州奥兰治市的圣墓墓地。这是早期来自死者电话的案件发生地。

查尔斯·派克的妹妹芭芭拉,哥哥丹尼尔,养母也都接到了他打来的电话。不过,无论是给谁打的电话,都仅仅是接通,接着就立即挂断了。到了9月13日,救援队员们发现了查尔斯·派克的遗体。遗体在因碰撞而损坏最严重的第一节车厢内,他碎裂得不成样子的身体表明他在事故发生时便死亡了。

也就是说在列车碰撞后,他用手机打电话是不可能的。可是,包括安德列奥在内的人共接收到派克打来的35个电话,这无疑是事实。难道是在后来救援人员移动车厢时,手机被无意拨打了?但从现场的状况来看,救援队员称:“那是不可能的。”而且不可思议的是,救援队员后来发现了查尔斯·派克的手机。没有人把查尔斯·派克的手机从现场拿走,所以,也不可能有人故意恶作剧。查尔斯·派克的未婚妻及家人的电话记录已经被证实是千真万确的,或许“来自死者的电话”是不能否定的事实。

罗格博士在其《来自死者的电话》一书中写道:“这样的现象,通常是在死后24小时之内发生的,但也有连续两年这样极为罕见的情况。内容多是告别的话,或者是警告之类的信息。”社会学家卡斯普罗维茨的研究

来自死者的电话,似乎更习惯引诱那些声称对这种现象有兴趣的人,这是罗格观察到的。例如,卡勒姆·E·库珀所着的《来自死者的电话》一书的书评人写道:“事实上,就在我写这篇书评的时候,我收到了我的博士导师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详细描述了一位护士的经历,她接到了一个逝世的病人给她打来的电话。此外,几个月前,我在一次治疗过程中遇到了一个孩子,似乎能用一个玩具电话与异界沟通……我个人认为,这封邮件和我自己的临床经验表明,这些事情确实发生过,但大多没有被报道。”

还有更奇怪的案例有待发现。2018年,法国社会学家劳伦特·卡斯普罗维茨出版了《来自彼岸的电话?》,在书中他详细描述了自己的经历,这是一种独特而怪异的经历。事情发生在几年前,开始于卡斯普罗维茨的狗死后第二天,他的电话铃响个不停,可是当他去接的时候,却什幺也听不见。与电话公司确认后发现没有人给他打过电话。有时,电话铃响的时候,对讲机也响了。有两次答录机录下了欢乐的笑声。并且,手机在接到电话后就开始录音了,这是它通常不会做的事情。还有一次,电话铃响了,他听到电话里传来敲门声,然后,他突然听到狗沉重的呼吸声。这让他吃了一惊,因为他的狗已经死于癌症。

来自异界的电话

查尔斯·派克在火车相撞后立即死亡,他的手机给亲人打了 35 个电话。

卡斯普罗维茨还收集了17个新案例,主要来自法国和比利时。大多数情况下,通话是通过语音信息进行的,但也有电话响了对方没说话的例子,还有两个例子是短信通信。

同时卡斯普罗维茨还提到罗格和贝莱斯证实的一些细节,如在死者的周年纪念日或死亡时间接到电话的同步性,接线员无法追踪电话,只听到无形的声音发出的保证或警告。卡斯普罗维茨指出,技术的变化带来一些新的改变:现在,人们在关机或电池没电的情况下也会接到死者打来的电话。UFO与来自死者的电话

作家莎伦·休伊特·罗莱特为卡斯普罗维茨的书写了一篇内容丰富的长篇评论,其中提道:“我发现我的研究与这本书有一些相同的地方,虽然收集材料时我尚未读过卡斯普罗维茨的书,也没有读过罗格和贝莱斯或库珀写的书。”

她提到的案例,把我们带入了一个高度陌生的诡异世界。例如,在一个案例中,房间里的灯开始闪烁,两部手机亮了又灭,其中一部手机发出机械的声音。在早期的书中也有相当多极端怪异的现象。以罗格为例,他提到了两个UFO目击者接到死者电话的案例。一次发生在目击证人真正看到UFO的18个月之前,但另一次UFO目击事件后可能引发了一个来自死者的故事。故事讲的是一名中年妇女在乡下开车时看到了不明飞行物。它跟着她的车好几个小时,然后消失了。过了一段时间,家里来了个男人,自称是罗杰。当她说不认识叫这个名字的人时,有个声音说这是一个家庭秘密,他是她的哥哥。这个女人没再多想这件事,直到她得知,在她出生前几年,她的母亲生了一个死胎,如果这个婴儿还活着,她会给他取名罗杰。

来自异界的电话

劳伦特·卡斯普罗维茨发表了一篇关于这一现象的研究

卡斯普罗维茨提到了一个案例,一个母亲认出给她打电话的人是她儿子死去的朋友。两周前,她的儿子卷入了一场车祸,儿子的朋友在车祸中丧生。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很恐慌,非常想和她儿子说话。“快点,请让他接电话,我不明白是怎幺回事,好像这个世界变得很奇怪……”还有一个例子,一个名叫塞维琳的女人在她母亲去世三个月后听到了电话答录机中的留言。当她提到家里死去的狗时,证实那是她的母亲在说话,但尽管录音质量很好,她却根本听不出那是她母亲的声音。谜题会被解开吗

卡斯普罗维茨对这些奇怪的细节尤其感兴趣。他推测这些神秘电话是由活着的人的心理动力学行为产生的。为了支持他的观点,他引用了罗格、贝莱斯和库珀的三个案例,在这些案例中,人们接到了“活人”打来的电话,这些人本来打算打电话给接收者,但实际上并没有这样做。

罗格和贝莱斯也考虑过这种机制,但他们的理由是,死者可以通过操纵电子设备与活人联系。他们指出了灵异心理学和电报技术早期的各种故事,在这些故事中,英国的几个电报员发现,“死者有时会通过他们的设备进行自发的通信;‘死者的电话可能只是死者联系活人的许多机械方式之一”。

另一方面,库珀认为没有“一个全面的解释”。他建议:“我们要做的是,得出每一个电话异常案例的道理。我们需要调查,采访相关人员,寻找我们所知道的传统的心理学解释、电话如何工作的动力学原理,以及发生了什幺事情,才会产生一个看似不寻常的死亡电话的幻觉。我们必须精炼案例,必须经过从谷壳中筛出小麦的过滤过程。这是一次漫长而曲折的探险。”

那幺,所有这些看似虚幻的声音到底想要做什幺呢?为什幺所有的尝试都是为了交流?罗格曾提道:“我觉得奇怪的是,这些幽灵般的声音总是在表演一场字谜游戏。他们从不直接解释他们是否在另一个世界说话。然而,他们确实不鼓励对方与其会面。为什幺?”他在《来自死亡的电话》的最后一页写道:“最终我们可能彻底解开这个谜题,但那一天还很遥远。”

罗格最终也没有找到他寻求的答案。

声明:本文由发布者:大佬,文章来自网络整理或转载,如有侵权、虚假信息、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联系管理员处理!

(0)

你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