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迁移给以色列人带来了蓝眼睛基因

润语数千年前,在今天的以色列北部地区,大量外来人口自北面和东面(也就是今天的土耳其和伊朗)汹涌而至,

润语

数千年前,在今天的以色列北部地区,大量外来人口自北面和东面(也就是今天的土耳其和伊朗)汹涌而至,改造了当地的新兴文化,影响深远。研究显示,这些迁入者不仅带来新式文化习俗,还引入新的基因,比如说导致眼眸变蓝的基因,这种瞳色之前在当地闻所未闻。

考古学家分析了以色列一个洞穴中的骸骨DNA,发现了这场历史性的人口流动。研究人员表示,洞穴位于以色列北部,洞内有几十个葬坑和600多具6500年前的骸骨。

DNA检测表明,洞中埋藏的这些骸骨基因很特殊,跟世代居住于此地的人不一样。研究还发现,骸骨的某些基因差异,与附近安纳托利亚和扎格罗斯山脉的居民(今天的土耳其和伊朗)相吻合。

人口迁移给以色列人带来了蓝眼睛基因

碧奇洞穴

以色列在6000多年前叫加利利,位于黎凡特地区以南。昔年辽阔的黎凡特地区包括东地中海的全部国家。研究人员指出,公元前4500~公元前3800年,也就是铜石并用时代晚期,黎凡特地区南部发生了深刻的文化变革——聚居更为紧密、公众仪式更频繁,包括有意识地在筹备葬礼时使用骨棺。

此前有专家认为,在黎凡特南部地区土生土长的居民推动了这场文化变革。然而,近期研究推测,变革可能要归因于大规模的人口迁移。为了求证这一假设,科学家将目光转向了以色列碧奇洞穴的一处葬坑,也就是6500年前上加利利地区的旧址。

碧奇是一个长约17米、宽约5~8米的天然岩洞,内饰有各式陶罐和随葬品——以及上百具骸骨。这些证据表明,在铜石并用时代,当地人曾用碧奇洞穴存放尸体。

但是,以色列海基尼烈学院加利利考古研究中心研究员、报告合作者迪娜·莎勒姆在通告中指出,碧奇洞穴里的物品并非全都是当地之物。

“有的文物带有明显的当地特征,有的则体现了边远地区的文化交流。”莎勒姆表示。哈佛大学有机体与生物演化学系博士生、报告第一作者艾窦因·哈纳表示,这些文物的艺术风格与近东地区以北一带的风格更为贴近。

科学家提取了48具骸骨的骨粉样品,分析其DNA构成,重构了洞中22人的染色体序列。报告称,此举堪称对近东地区古人类DNA的一次大规模基因研究。

科学家发现,这22人的基因特征与黎凡特北部居民有相似之处,而与南部牧民则没有这层关系。例如,有49%的骸骨样本具备控制蓝眼睛的等位基因,说明蓝眼睛是上加利利地区居民的常见性状。报告还列举了控制白皮肤的等位基因,并据此推测白皮肤也是普遍特征。

“眼睛和皮肤都是由多组等位基因的复杂互动决定的。我们已经找到了很多等位基因,但尚未穷尽。”哈纳博士称。

她表示:“我们报告集中阐释的两组等位基因是已知与眼睛颜色和肤色强烈相关的两组,常在古DNA研究中用于预测不同人种的外貌。”

她又补充说,必须要指出的是,还有其他很多等位基因也在影响个体的眼睛颜色和肤色,因此“科学家不能精确预测某一个体的色素情况”。

人口迁移给以色列人带来了蓝眼睛基因

碧奇洞穴里的骨灰龛

人口迁移给以色列人带来了蓝眼睛基因

图中的骨棺出土于碧奇洞穴,是铜石并用时代用来盛装人骨的容器。

科学家还发现,群体内的基因多样性随时间推移而上升,群体间的基因差异随时间推移而减少。研究人员称,这种范式常出现在人口迁移之后。

伊利诺伊惠顿学院考古学教授丹尼尔·马斯特表示,从遥远过去取来的DNA,为认识那个流动的古代世界及栖居其中的各色人种提供了崭新的视角。

没有参与此次研究的马斯特教授在答复生命科学网的邮件中指出,“加利利居民与贝尔谢巴河谷居民、约旦河谷居民、戈兰高地居民之间存在何种程度的联系,始终是铜石并用时代的一个关键问题。”

他说:“碧奇洞穴的文物表明,上述地区之间存在多种文化关系。至于是否与基因有关,这是未来有待研究的问题。”

莎勒姆在通告中指出,此次研究还终结了一个长期悬而未决的争议,即究竟是什幺改变了铜石并用时代人民独特的文化轨迹。她说:“我们现在知道了,答案是迁徙。”

资料来源:《自然通讯》

声明:本文由发布者:大佬,文章来自网络整理或转载,如有侵权、虚假信息、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联系管理员处理!

(0)

你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