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它们来了,它们走了

小琪在过去的2021年里,有很多新的物种正式出现在人类的视野里,成为地球上我们叫得出名字的邻居。它们

小琪

在过去的2021年里,有很多新的物种正式出现在人类的视野里,成为地球上我们叫得出名字的邻居。它们之中,有瓜子大小的变色龙、长得像小飞象的章鱼、以“素贞”命名的毒蛇、穿着“淡黄色条纹长裙”的鱼、自带披风的蝉……然而,与此同时,却也有很多物种再也见不到今日的风霜雨露。

021,它们来了,它们走了"

科学家们发现了世界上已知最小的爬行动物,它只有瓜子那幺大,可以轻松立在人的指尖。这种体型微小的变色龙生活在马达加斯加的雨林之中,以叶上的小虫为食。

研究者采集到一雌一雄两个标本,即使算上尾巴,它们也分别只有29毫米和19毫米那幺长。

021,它们来了,它们走了"

它是第一条真正拥有“千足”的千足虫(也就是马陆)。这是一条拥有1306条腿的千足虫,是目前发现的腿最多的动物。要数清它有几条腿,研究者们真够辛苦的!

这条千足虫有着10厘米左右的长线状身体,一共330个体节,没有眼睛,腿也短短的。大量的体节和腿可以让它们产生足够的推动力,在它们生活的土壤空隙中穿梭。

021,它们来了,它们走了"

按身体比例来讲,蛙类常常有一张大嘴。但是,在圭亚那地盾,研究者们新发现的“僵尸蛙”却有一张窄而尖的嘴,这和它们背上的橘黄星点一起,构成了独特的外形。这种蛙的体长不到4厘米,平时栖息在地下,只有大雨才能“引出”雄蛙的叫声。循声而去的研究者们赤手空拳,把这种蛙从泥地里挖出来;同时,他们自己也浑身是泥,还被淋成落汤鸡——正是这种奇异的场景,让他们决定把新物种命名为“僵尸蛙”。

021,它们来了,它们走了"

夜间活动的蝙蝠一般有着深色的外表,而这种蝙蝠却拥有独树一帜的亮橙色皮毛。在几内亚的山上进行实地考察时,研究者们最初以为,这是常见物种中的变异个体;经过一系列研究才发现,它属于一个未曾发现的新物种。

不过,根据科学家们的评估,这种新发现的蝙蝠很可能处于极度濒危状态。

021,它们来了,它们走了"

在新西兰,人们新发现了一种海龙科动物。它是海马的近亲,糖果色的外表让它和周围的珊瑚礁融为一体。不管是人类还是捕食者,如果没有一双火眼金睛,很容易和它错身而过。

021,它们来了,它们走了"

这些长相可爱的章鱼,有一对大耳朵,看起来宛如迪士尼的一个经典动画形象——小飞象。这是烟灰蛸属的特征,它们也因此被称为小飞象章鱼。

这次新发现的小飞象章鱼,被命名为帝王小飞象章鱼,生活在北太平洋海底的帝王海山。研究者们巧妙地运用了磁共振成像、微创基因检测和微型CT技术,在无需解剖的情况下确认了它的新物种身份。

021,它们来了,它们走了"

在武夷山国家公园,调查人员看到,一条福建竹叶青蛇正在水沟里捕食林蛙。他们拍下了照片,把照片放大一看,才意识到这种林蛙谁都没见过!调查人员连忙到附近寻找了一些体型相似而体色不同的林蛙,进行标本比对和基因测序。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中,他们还真找到了一种从未被描述过的林蛙,将其命名为武夷林蛙。

021,它们来了,它们走了"

素贞环蛇分布于云南省盈江县及缅甸北部克钦邦。这种蛇布满了白色横纹,学者们决定用《白蛇传》中的神话人物白素贞为其命名,这也是我国学者首次命名环蛇属物种。

然而,这位带有剧毒的“素贞”,绝不是什幺好惹的家伙,让研究考察充满了血泪。2001年,两栖爬行动物学家约瑟夫·斯洛文斯基在缅北被其咬伤而去世;2015年,两爬学者侯勉先生在云南被它咬伤昏迷,经过70多个小时的抢救才幸免于难。

这种黑白环的蛇可能属于带有剧毒的环蛇属,也可能属于无毒的白环蛇属。我们在野外时,很难立刻确认它们的身份,所以千万别主动靠近,拔腿逃命吧。

021,它们来了,它们走了"

它和阿拉戈斯鸣角鸮是同时被发现的。角鸮属包括中小型猫头鹰,因叫声尖利刺耳而得名。在研究它们时,把它们引出来也是个难题——巧妙的是,科学家录下了它们同类的叫声,反复播放,极有领地意识的它们就会出来保卫自己的地盘。

021,它们来了,它们走了"

这个以深圳命名的新物种,是巨腹蟹属的第二个物种,也是深圳的特有物种。2018年,黄超博士无意间浏览到网上的一张螃蟹照片,根据发布者提供的地点多次寻找,直到2021年,才让这个物种拥有了名字,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如果吃过大闸蟹,你或许会观察到雄蟹的腹部呈锐三角形,这是大部分淡水蟹属的特征。巨腹蟹的独特之处,在于其雄性宽大的腹部,这也是它们得名的原因。

021,它们来了,它们走了"

它外表像泥鳅,但穿着“淡黄色条纹长裙”。这是首次由河南科研团队发现、在河南省分布的鱼类新种,称得上是百分百“河南鱼”。然而,它们数量稀少,面临灭绝的危险,急需抢救性保护。

021,它们来了,它们走了"

它是最古老的食肉恐龙,体长只有1米。它的化石在1952年出土于英国的一个采石场,一度被认为已经遗失。后来,在博物馆存放鳄鱼骨头的标本盒中,古生物学家安琪拉·米尔纳终于找到了它,让尘封几十年的化石重见天日。

令人惋惜的是,73岁的米尔纳在2021年8月去世了,没能等到米氏首龙的发表。但以她的名字命名的恐龙们,还将继续在学界熠熠生辉。

同样在2021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红色名录中,有6个物种首次被列入或在评估后重新被移入灭绝物种名单,包括2个爬行动物物种、1个昆虫物种和3个植物物种。不幸的是,它们大多昙花一现,人类还没有机会深入了解,它们就已经消失在了时间的长河里。

拥有亮蓝色外表、黑色星点的壁虎Phelsuma edwardnewtoni,上次出现在人类的视野里是在1917年,之后再无记录。在再次调查却一无所获后,IUCN于2021年将其列为灭绝。

021,它们来了,它们走了"

生活在罗德里格斯的一种壁虎,现已灭绝。

021,它们来了,它们走了"

在1930年代宣告灭绝的袋狼

有一个墨西哥特有的树种,学名为Licaria mexicana,人类上次采集到它的标本是在1930年左右。由于森林被大量砍伐,它的栖息地已经完全被破坏了。在2021年,它们被评估为已灭绝,我们只能看到百年前的个体为人类留下的几份树叶标本。

由于人类活动造成的栖息地破坏,无数物种的数量在人类眼皮子底下变得岌岌可危,在诸多挽回的努力下,依然无力回天。袋狼是近代体型最大的有袋类动物,因人类的大肆屠杀,它们在1930年代宣告灭绝。2021年,澳大利亚国家电影和声音档案馆公布了一段彩色修复版的袋狼视频。这段视频拍摄于1933年,3年后,最后一只袋狼在动物园因暴晒而亡。

这些挥手说再见的邻居,只留下一个衣袂翩翩的背影。但曾经拥有惊鸿一瞥,已是我们的幸运,因为有更多的物种,在人类未曾发现时就已经悄声离去。它们在地球上生活过的痕迹,也许只留在亘古不变的山川与海洋中。我们只能希求,在人类的重视下,那些仍存活于世的物种们,能与我们在地球上共度以后的漫长岁月。

声明:本文由发布者:大佬,文章来自网络整理或转载,如有侵权、虚假信息、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联系管理员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ancai315.com/n/741470.html

(0)

你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