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教父”张忠谋解密台积电成功秘诀:20多年了,现在可以公开了!

“半导体教父”张忠谋解密台积电成功秘诀:20多年了,现在可以公开了!

张忠谋在会上讲话。来源:油管(YouTube)截图

张忠谋:感谢各位玉山协会的朋友,今天抽出时间来听我的经验,我要讲的是我60年的学习与成长的理念。

最初在美国的求学经历

我20岁时去了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看过我自传的人就知道,我认为MIT是一所非常枯燥无味的学校。

当时,我父亲送给我IBM的股票,具体数字记不清了,大约50股,那时股价差不多100美金,所以这算是一份蛮大的礼物。

有了这50股股票后,我一有机会就去看IBM的股价。几十年以后,我听台湾“财政部长”王建煊说:“大家要手上有股票,心中无股价。”我很尊敬这位“财政部长”,但我现在觉得他大概从来没有过股票。我一有股票后,就去图书馆看报纸上的股票行情,那时候没有网络,只能在报纸上看股票,几乎所有的报纸都有股价信息。当然,还有公司寄过来的季度报告和年度报告,当时股东比较少,所以公司还会给小股东们寄一些报告。

我看了这些报告,大概了解了像IBM这样的大公司是怎么运作的;因为想要了解股价,所以也学会了P/E(市盈率)、P/B(市净率)这些东西。

我从24岁开始工作,头一个工作就是半导体,公司名字叫希凡尼亚(Sylvania Electric Products),这在美国是一家相当有规模的公司,但半导体对它们来说是一项新事业,而且一开始就不太成功。

我在希凡尼亚做了三年,从24岁到27岁,虽然很努力,但感觉并不好。在那三年里,我注意到有一家公司做的非常好,远在德克萨斯州,叫德州仪器 (Texas Instruments)。

当时,我在波士顿已经住了9年,要去德州工作并不是一件寻常事。有一部很流行的电影叫巨人(Giant),讲述1940年代的得州,我去的时候已经1958年了,那里还和电影的场景非常相似,就是一个牛仔乡村。

我是德州仪器的第一个华裔,第二个华裔要到好几年以后才来。我在德州仪器工作非常顺利,去的时候27岁,一开始就立了相当大的功。公司认为我很有前途,就送我到斯坦福去念博士,我在MIT这个枯燥无味的学校没有得到博士学位,在德州仪器待到30岁时才被公司送到斯坦福念博士。

“半导体教父”张忠谋解密台积电成功秘诀:20多年了,现在可以公开了!

张忠谋在德州仪器工作。来源:semiwiki

在斯坦福念博士非常顺利,也比MIT要有趣一点。我念的头一个学校是哈佛,虽然没那么有趣,但它给了我真正的教育,MIT是给了我谋生的本领,而斯坦福是我真正有兴趣学习的一个学校。

德州仪器送我去斯坦福的时候跟我签了一个合同,就是拿到博士学位以后,要在德州仪器至少工作5年。因此,我在斯坦福读了两年半,拿到博士学位,33岁离开斯坦福就回到德州仪器,一待就是25年。刚刚回到公司后,他们就把我升职为一个事业部的负责人,德州仪器是按事业部划分的(organized by business unit)。

首先,我认为需要清楚你的公司到底是按事业部还是按功能划分的(organized by business unit or by funtion)。如果是按事业部划分,对于总经理职位来说,事业部是一个训练的好地方,可并不是每一个公司都能按事业部划分,台积电就没有这个平台。

1996年,我已经是台积电的董事长,总经理是一位外国人,Donald Brooks,他担任总经理已经五六年了,当时工作很累,他就和台积电提议,能不能用按事业部划分的方式来管理?

我拒绝了他,因为我们的技术总是在进步,如果是以事业部的方式划分,某某技术是这个事业部,某某技术是另一个事业部,有些技术都需要用到,那么就要跟不同部门来商量。而且,技术一直在更新换代,比较高等技术的事业部过了两年后,就会开始落后,假如把新技术都给总经理,那么较为落后的技术也就慢慢缩小了,这样是不行的。

总经理跟我争,我就说:“我们去找麦肯锡(McKinsey & Company,为企业或政府的高层干部献策、针对庞杂的经营问题给予适当的解决方案,有“顾问界的高盛”之称)。”事实上,麦肯锡是支持了我的想法,但它倒找出了另一个问题。麦肯锡说:“你们的客户对你们不是那么好。”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我以前没有注意过。这是1996年,后来我就想着改进它。

CEO应当保持技术钻研

回到德州仪器的经历,我做过好几个事业部的经理,最后落到了全球半导体部门。刚开始时,全球半导体部门只有3000名左右的员工,后来涨到4万人左右。

从33岁做到52岁,我的黄金时代都给了德州仪器,但是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是技术出身,要不断精进技术,这一点很重要。而且在科技事业里面,无论经理人还是CEO恐怕最好也是技术出身。

英特尔 (Intel)也发现了(这一点),至少它们现在的CEO忽然发现了,这位CEO说,最近英特尔股价又不太好,分析师看空这只股票。他今年2月才上任,技术出身,没有念过大学,他认为前几任英特尔CEO都不是技术出身,公司怎么会做得好?

当然,我觉得他这句话有失偏颇。英特尔的每一任CEO我都认识,包括这个家伙。我用“这个家伙”有点不客气,可是他对TSMC也不客气,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2015年的时候他不在英特尔,在另一家公司叫VMware,当时他来看我,认为台积电发展得很好。

声明:《正好找-为创业者服务分享平台》(www.jiancai315.com)由发布者:大佬,注册用户发布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本人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侵权、虚假信息、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发邮件到1043834286@qq.com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ancai315.com/n/11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