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下的经济、 股市和政策应对

陆挺新冠病毒疫情对经济的中长期影响甚微,不应被高估,金融市场尤其是股市无需恐慌,一场疫情或许能推动社

陆挺

新冠疫情下的经济、 股市和政策应对

新冠疫情下的经济、 股市和政策应对

新冠病毒疫情对经济的中长期影响甚微,不应被高估,金融市场尤其是股市无需恐慌,一场疫情或许能推动社会发展、制度改进和经济效率提高。

进 入庚子年的神州大地并不平静。新冠病毒自2019年底从武汉发端,已蔓延至中国所有省份和世界多个国家。目前中国每日新增确诊案例仍在上升,预判疫情拐点可能为时尚早。新冠病毒疫情的短期经济影响不应被低估,但其中长期经济影响甚微,不应被高估,金融市场尤其是股市实无必要对此恐慌。对政府而言,政策制定除保障防疫和基本民生之外,应将重点放在纾困中小民營企业之上,而非开启一轮新的宏观刺激。经济何时步入正轨主要取决于疫情发展,目前不确定性还很高,政府应做好不同情形下的应对纾困预案。这场疫情既彰显中国制度优势,又暴露出中国在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一些不足,若能在抗击疫情过程中认真反思、查漏补缺,一场疫情或许能推动社会发展、制度改进和经济效率提高。

新冠肺炎疫情短期经济影响将超过SARS

根据已有疫情数据和应对政策,已经基本可以判断新冠病毒疫情的短期经济影响将超过2003年的SARS。原因在于新冠病毒传播速度快,潜伏期长,潜伏期内可传播,爆发时点恰巧在人口大幅流动的春节,爆发点武汉是交通枢纽和大城市,传播面广,传播速度快,无一省份幸免。截至2月3日24时,国内(含港澳台)确诊人数达20471,已经远超2002-2003年SARS的总确诊人数7429。

目前全国范围内餐饮、旅游和娱乐等行业已基本停摆,除超市外的百货零售业遭受重大打击。值得一提的是第三产业在GDP中的比例较2003年提高了12个百分点,因此疫情对当今中国经济的运行产生更大的冲击;而更为便捷的交通基础设施也使得病毒的传播更为迅捷。与春节这个病毒爆发时点相应,春节假期被迫延长,重要制造业基地纷纷宣布延后开工,将对制造业和建筑业的节后复工造成较大影响。过去十天各地从城市到农村纷纷封闭交通要道,对交通物流带来较大冲击,直接影响很多行业尤其是养殖业的原料供应。国际方面已经有若干国家切断与中国之间的航班,或者禁止近期曾到过中国的人员入境。

世界卫生组织(WHO)1月30日宣布中国新冠病毒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美国则把对中国旅游警示提升至最高级别。因此可以说新冠病毒疫情给中国经济带来的不仅仅是需求冲击,还有供给冲击;疫情不仅对中国经济造成重大影响,甚至对全球产业链都会产生一定的负面冲击。另外值得一提的是,2003年时的中国经济正处于过热的预备期,因此SARS所造成的影响在SARS平息之后很快被强劲的需求所抵消,但当下的中国经济尚处于下行周期,今年上半年本来还有一丝复苏的机会,但新冠病毒一来经济雪上加霜,已无复苏的可能。2003年SARS对当年爆发期二季度的影响是2个百分点的GDP,新冠病毒疫情对今年一季度实际GDP的影响大概率超过2个百分点,也就是说今年一季度的实际GDP增速可能会从去年四季度的6.0%下跌到4%左右甚至更低的水平。

政策应对上应维持微观经济主体的基本稳定

疫情对一季度之后经济的影响主要取决于疫情本身的发展,目前来看疫情发展还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从湖北省外的新增确诊人数来看,这几天已经有所降低,这是一个令人乐观的迹象。在国家动用一切力量不惜代价抗击疫情的背景下,新冠病毒疫情长期持续恶化的可能性很小,且已有数据表明新冠病毒的致死率可能显著低于SARS。不过,由于春节假期延长,节后返城高峰尚未到来,也绝不可掉以轻心。在预测疫情这方面,经济学家不应越俎代庖,为吸引眼球去跨专业做疫情的预测,尤其是在数据质量堪忧的背景之下。面对高度不确定性的疫情,经济学家可将精力集中在情景分析上面,即不同疫情情形下对经济的影响和相应的最佳宏观经济对策,也就是给政府出出点子、做好预案。参照当年SARS疫情的演变过程,基本情形或可假设为病毒传播在两个月后被完全遏制,新增病例基本降至零。乐观情形可假设一个月内病毒传播被完全遏制。悲观情形则假定要到三个月以后才能完全控制疫情。

无论是哪种情形,政策应对上,除了满足控制疫情的应急需求、保障应急物资的生产流通之外,应将重点放在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的纾困上面,维持微观经济主体的基本稳定,防止大规模的企业破产违约。当前情况下,简单地扩大财政和信贷刺激,效果有限。在各地延迟开工、封闭交通要道的情况下,传统的围绕刺激汽车、地产和基建需求的扩张政策其实并无用武之地。信贷方面,应禁止抽贷断贷,适当延长企业和居民贷款的到期日。利息方面,除了央行从宏观层面的适度降息降准之外,无论是由央行还是财政部出面补贴,先给予企业尤其是受灾较重的企业一到三个月的免息贴息政策。税收和社保缴费方面,应该临时减税和缓缴税费。

全国范围内防控疫情时,各地封闭交通要道会造成典型的囚徒困境,因此除了确定封城的区域之外,中央政府应严令禁止地方政府封闭主要交通干道,从而保障运输通畅。在外贸方面,根据过去几次其他国家PHEIC的经验,WHO宣布PHEIC对疫情发生国货物贸易的影响有限,但今年由于新冠病毒导致制造业企业节后不能准时复工,对按期出口交货和收取货款会产生显著影响。考虑到目前世界几个主要经济大国已经颁布不同程度的旅游限制令,其航空公司已陆续取消前往中国的航班,短期内对中国从事服务贸易的企业影响较大。央行在流动性供给方面,以及外管局在外汇管理方面应给予这些企业适度的照顾。物价方面,除政府能全面控制生产的关键医疗物资之外,应尽量避免控制其他普通商品物价,让价格去调节供需,政府精力可放在保障生产、禁止地方过度封闭交通要道、促进物流上面。

悲观情形下,若未来新冠病毒疫情持续时间超过三个月,政府在大幅提升某些关键物资如口罩、防护服和消毒液的前提之下,可因地制宜,在疫情得到较好控制的地区优先恢复生产,加大有效基建力度。在重要制造业基地,可以隔离较好的厂区来逐次复工。吃一堑长一智,未雨绸缪,这次疫情暴露出中国不少大城市缺少基本的防疫设施和能力,因此,如果疫情持续时间较长,中央政府可补贴地方政府,在一定规模以上城市新建永久的而非临时的防疫中心兼传染病医院。在这方面,五年前就落成的南京市公共卫生医疗中心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中央政府可根据南京等地的经验快速复制此类设施到其他地区,从而做到既拉动内需,又做到防患于未然。

极端情形除外,新冠病毒只对经济运行产生短期冲击。今年一季度GDP增速大概率会大幅下跌,这中间有些消失的GDP如餐饮、交通、旅游和娱乐等基本上无法弥补也无需弥补,因此一季度的下跌必然会影响全年GDP增速。但是否后续要加大马力把之前損失的GDP弥补回来呢?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疫情消除之后,被延迟遏制的某些需求反弹,经济必然复苏,季度GDP增速会出现V型反弹,一定程度上会弥补疫情期间降低的需求。此时宽松政策应及时有序退坡,避免过度刺激,否则会造成不必要的通货膨胀、债务高企和坏账率上升等后遗症。换句话来讲,疫情之后,政府应将增长目标聚焦在季度增速而非全年增速之上。中国经济本身面临着潜在增速下行、投资效率降低和中小银行坏账率快速上升的问题,因此为应对疫情而推出的宽松刺激政策应该适度、可控、有的放矢,聚焦短期纾困,而不是通过防疫过程之中和疫情消除之后通过大水漫灌来拉高全年GDP增速。事实上,2003年下半年SARS过后,中国经济快速过热,尽管彼时和此时宏观背景迥异,但SARS爆发时推出的刺激政策没有及时退坡也是原因之一。

疫情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影响相当有限

金融方面,中外历史经验反复告诉我们,金融市场尤其是股市会在短期内对疫情过度反应。2月3日节后第一天开盘,沪深300指数全天暴跌7.9%在意料之中。但我们应该理性地看到疫情冲击的是短期经济,只要处理得当,微观主体在政策支持下维持生存,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影响实际上是微乎其微的。如果政府和全民能从此次疫情中痛定思痛,吃一堑长一智,还能推动我国公共卫生系统、应急管理系统、社会治理及政府治理等多方面的改革,政府也能加大在公共卫生方面基础设施的投资,提高有效需求,从而真正实现多难兴邦。

从2002-2003年SARS的角度来看,SARS对股市的影响是相当有限的,从2003年4月15日的股市高点(当天WHO将中国广东、山西及香港列为疫区)到SARS平息之前的几个时点来看,上证综指最多也就下跌了9%。而这次新冠病毒疫情,从2020年1月20日开始到现在,上证综指已经累计下跌11.3%,跌幅已经超过当年的SARS。2003年下半年SARS疫情之后,股市虽有起伏,但从2003年SARS期间的低点到年底,上证指数累计反弹了43%。当然这些数据只能用来作为参考,本次疫情确实要比SARS严重,采取的防疫措施也更为严厉,对短期经济的冲击也要比2003年SARS疫情要大,再加上经济本来就有不小的下行压力,今年疫情期间股市波动也有可能大于2003年,今年股市何时见底也受制于多种因素,但股市中过度恐慌确实是没有必要的。

最后简单提一下是否应在2月3日如期开市。这方面大家有不同的意见,当然任何一个决定都有利有弊。在我看来,监管者应该尊重市场,尊重规则,保持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因此应该如期开市。这不仅彰显我国政府对市场和规则的尊重,也是在金融市场日益全球化的背景下,对金融开放的承诺和对国际规则的遵守。

声明:本文由发布者:大佬,文章来自网络整理或转载,如有侵权、虚假信息、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联系管理员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ancai315.com/n/102748.html

(0)

你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