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深交所到券商首席

田甜券商首席经济学家的研究更偏向于市场,首席经济学家的价值在于经世致用,要成为一个好的研究员,除了扎

田甜

从深交所到券商首席

券商首席经济学家的研究更偏向于市场,首席经济学家的价值在于经世致用,要成为一个好的研究员,除了扎实的学术基础、勤奋和努力,悟性也必不可少。

做经济研究或金融市场研究,都强调经世致用。如果首席经济学家的观点、研究报告在政策层面能被监管部门,甚至国办或者更高层面的领导所知悉、采用,这就是经济学家研究价值的体现。

现在自媒体力量这么强大,可能某一次没有受到重视,但研究了三五年,甚至说5到10年,每一次重大的关口都判断的比较准确,研究实力迟早会被市场认可。

时间要有高效率的应用,每天的时间都安排完整,除讲课、路演、撰写报告以外,还要挤出时间提升自我,梳理观点,同时也要花时间去陪伴家人。

作为一个从学术机构出身的经济学家,李湛拥有数十年的高校教学和科研经历,具有扎实的学术功底。虽已投身券商,但在李湛有条不紊、娓娓道来的讲述中,记者仍能感受到大学教授的气场。从深交所研究所到券商首席经济学家,李湛为我们介绍了学院派研究员和市场首席经济学家之间的区别,两者研究路径虽有不同,但扎实的经济学功底和严谨的态度都是做好研究的敲门砖。

券商首席经济学家更偏向于市场

从深圳证券交易所博士后到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表示,自己之前在深交所负责宏观和债券领域的研究。深交所期间的研究主要是基于监管层面的政策性研究,虽然也涉及到中小企业私募债、公司债市场改革以及具体债券产品和ABS创新等,但是这些研究偏向于短期的政策和制度供给研究。

券商的首席经济学家则更偏向于市场,包括对宏观经济形势的判断,对经济政策的解读,如果是为公司内部业务条线服务,还包括各类业务协调,例如投顾、投资部门、自营部门、资管、固定收益部门。现在市场上一些首席宏观分析师和首席经济学家还兼顾对外服务,甚至对外会更多一点,为公司客户或者公募基金、私募基金,甚至一些银行和保险的大客户提供服务,例如做一些年度策略报告会,撰写研究报告、投资策略等。

两者区别主要在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博士后的研究工作是偏制度和产品的供给,而券商首席经济学家更侧重于市场,为金融机构提供服务,如大类资产配置分析、宏观政策研究、经济周期的把握、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变化分析、国内外重大政策的解读等等。

除此之外,李湛还帮记者科普了首席经济学家和首席宏观分析师之间的区别。首席经济学家和首席宏观分析师都会负责宏观经济研究,在一些大的券商和大的金融机构,这两个职务都会配。但首席经济学家相对更资深,有可能是从宏观分析师做起,然后再做首席经济学家。有的首席经济学家是从政府监管部门,包括央行、证监会或者是发改委的研究机构出来,他们对宏观政策出台的整个背景和流程都非常了解。

相对来说,金融机构的首席经济学家需要具备非常扎实的学术功底,可以代表公司的研究形象,作为公司的外部研究招牌。但首席宏观分析师可能从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就进入卖方宏观团队做研究工作,做的比较好后成为首席宏观分析师。首席宏观分析师主要是一个卖方团队。

如果是纯粹的市场出身的首席,很难去高校研究机构,但有可能去一些智库。高校的学术研究,其学术化以及学术的工具化跟市场研究很不一样,它非常强调理论推导、数理模型。所以首席宏观分析师相对来说比较难去做学术研究,因为如果做得太精深,绝大多数人看不懂,就没有市场影响力。高校的学术研究更注重于做经济解释,比如之前发生的事件,能够解释清楚就可以,但是市場上的经济学家、宏观分析师,不仅要能解释好过去,还要去预测、预判未来,这比解释一个经济现象更重要。

首席经济学家的价值在于“经世致用”

经济学家的受众是广大的投资者,或者投资机构、金融机构的投资部门。受众最期望的就是经济学家能为他们提供短期、中期甚至长期的资产配置建议,或者涉及到具体产品的配置,他们想要经济学家对宏观经济的预测有一个相对确定的答案。如果预测相反,投资策略和资产配置就会搞反方向,直接结果就是投资亏损。如果经济学家判断经常出错,那么就没有市场可信度,市场价值就会大打折扣。

除了预测以外,首席经济学家的价值还有两方面,一方面是个人,另一方面是公司。从个人的角度来说,做经济研究或金融市场研究,都强调经世致用。如果首席经济学家的观点、研究报告在政策层面能被监管部门,甚至国办或者更高层面的领导所知悉、采用,这就是经济学家研究价值的体现。这些研究可以为中国经济政策制定,甚至一些产品创新的推出提供参考。

另外一方面,对企业来说,如果首席经济学家在市场上秉承比较中立且严谨的研究态度,预测准确率又比较高,能够帮助包括公司客户和研究报告受众在内的各类投资者获得财富收入,首席经济学家和公司会双赢。市场认可首席经济学家的研究,基于首席经济学家的预测进行相关投资并获得收益,财富实现保值增值,首席经济学家给公司带来了品牌,带来了公司客户的认可,这些认可实际上就是对公司的认可,这会提升公司品牌影响力和公司客户的黏性。

现在有一些博眼球的经济学家,反而比一些默默无闻做研究的经济学家拥有更多的粉丝。针对这个现象,李湛表示,现在一些自媒体、公众平台不强调内容是否正确,只用来博眼球博流量,只要有知名度,不论对错,什么都说,这些“网红”经济学家为了博噱头,只是承担了一个给大众心理提供安慰、展现美好愿景的角色。经济研究工作者或者是经济学家,一定要基于客观、理性、严谨的研究方法,通过数理推断来做出自己的预判。

李湛认为,“如果长期在几个很重要的市场节点都能做出正确判断,市场机构特别是认可价值投资的市场机构终究会发现你。现在自媒体力量这么强大,可能某一次没有受到重视,但研究了三五年,甚至说5到10年,每一次重大的关口都判断的比较准确,研究实力迟早会被市场认可,至少会被一些大的市场机构认可。”

一个优秀的研究员要有悟性

李湛表示,现在券商、基金、银行都有人在做资本市场研究,研究者比较多,市场竞争压力非常大。在券商做研究相对来说是一个苦活,特别是对刚入行的人来说,很多985高校甚至知名高校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后都会去券商做研究,有大型券商也有中小型券商,去券商做研究的门槛也比较高。这些人入行以后应该有职业规划,就是怎样成为一个优秀的研究员,成长为优秀研究员之后一般就会往上升,就会管理团队,如首席行业分析师、首席宏观和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然后有可能再往上走,成为公司管理层,或者是做私募基金、公募基金的基金经理,这是职业上升路径。但这个前提是必须做到优秀,而要做到优秀,有两个方面是必须的,一是通过名校的筛选,基础扎实过关,其次需要勤奋、刻苦以及悟性。

经过名校教育,已经知晓基础的学术知识,但是市场研究跟高校老师所教的课程还是很不一样,来到券商后要把知识结构甚至研究方法,都要完全重新洗礼一下,跟着资深研究员把市场研究心得全部过一遍。这就是为什么券商实习都需要至少半年,因为研究知识、方法需要更新。更新以后还要有悟性,一方面是研究方法的悟性,另一方面是要经常去一线,包括企业、上市公司做市场调研,然后自己再去体会。勤奋刻苦、悟性,以及研究平台、研究团队带头人的提携和点拨,这些都是成为优秀研究员的必备条件。

谈及首席经济学家代表机构或个人发声,李湛说,首席经济学家给公司客户服务的时候,一般是代表公司,例如首席经济学家带着团队去路演。“如果是给政府部门或者是给一些机构或者个人,以自己名义参加,一般都会声明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公司观点。”

有了这个声明,首席经济学家代表个人和机构发声的情况自然就能区别开。因为有时候个人的观点可能跟公司的观点不太一样,这也是给首席经济学家提供保护的方式。公司业务操作是一方面,但首席经济学家可以持其他的观点。如果说首席经济学家公开宣扬某类观点,而公司又有相关业务操作,就有利益输送嫌疑。首席经济学家不仅需要注意研究水平、学术修养,还需要注意职业道德和职业素养。

对于对外发声不一致的情况,李湛表示,在这个问题上,中资机构可能要向外资机构学习。如果说观点是个人观点,那么无所谓,因为每个人的观点都不一样。但如果大家都代表机构观点,同一个时间段公司有两个人公开持有不同观点的话,就不利于公司品牌打造,公司在管理上要做好协调工作。

经济学家做到首席不会遇到职业天花板

李湛说,职业天花板要分开看,有的人喜欢做研究,乐在其中,做首席经济学家也乐在其中,研究已经成为爱好和生活常态,甚至是终身的职业追求,那么这就不存在所谓的天花板问题。

另一方面,有一些做了首席经济学家以后又去做公司总裁,或者去做买方机构的研究,甚至不做研究直接做投资,也有一些首席经济学家做私募管理人。“这么多职业道路选择,我觉得是对大多数首席来说是不存在天花板的。”

研究一要积累,二要门槛,不是每个大学教授都能过来做业界首席。首席经济学家的供给不是很多,但市场对投研的需求又很大。如果研究做出心得,可以直接做投资,一些行业分析师研究做得好,可以去做某一行业的投资,做公募或私募基金经理。这几年私募发展很快,有很大的市场需求,可以跳出去做投资。

研究在券商里面是一个比较重要的部门。有些公司特别重视,首席经济学家也可以成为公司的管理层,比如说副总裁甚至总裁。现在除了券商,一些大的金控集团甚至房地产公司,以及银行理财子公司也设有首席经济学家职位。当前是财富管理时代,对研究的需求正越来越大。

社会价值和家庭价值同样重要

首席经济学家工作繁忙,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是每一个首席经济学家都要去解的难题。当记者问到这个问题时,李湛坦言,“首席经济学家都会遇到这个问题,因为我们一般日程排得非常满,比如说经常会出差调研开会,周末有时也很难陪家人。所以要管理好自己的时间”。一方面时间要有高效率的应用,每天的时间都安排完整,除讲课、路演、撰写报告以外,还要挤出时间提升自我,梳理观点,同时也要花时间去陪伴家人。

作为首席来说,家人的支持和理解非常重要。“我们的终极目标,除了提升自己的社会价值之外,实现家庭价值也很重要”,李湛表示,很多时候家里小孩都是爱人在照顾,自己周末回家后一般会跟小孩一起打网球。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对家庭投入一方面有利于家人和睦,另一方面也是对自己的身心进行调整。

李湛说北上广深这四个城市自己都生活工作过。在上海读书、工作被借调到北京、近十年的广州高校工作经历,从深交所博士后到现在,他说自己还是最钟情深圳。深圳的包容、开放和朝气蓬勃都是吸引他的原因,同时他也笑言,深圳的冬天比其他城市更为舒适。

李湛最近在讀中信出版社出版的《债务危机》。他说,“中国现在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企业、个人的债务杠杆率都很高,宏观和微观杠杆都在快速上升,从居民到企业,从地方政府到中央政府,债务压力都很大。”对此需要高度关注,密切研究。

(0)

你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