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口下行的区域风险评估

鲁政委 蒋冬英金融危机时期的经验显示,在出口大幅下行期,出口依赖度较高的省市面临的经济下行、失业及财

鲁政委 蒋冬英

金融危机时期的经验显示,在出口大幅下行期,出口依赖度较高的省市面临的经济下行、失业及财政收入困难风险越高。据此,本文从外贸的视角分析区域风险。

近期随着全球疫情扩散,全球出口下行预期强化。当地时间5月13日,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表示,根据过去几周愈发悲观的预测,世界商品贸易将以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从未有过的速度大幅下跌。今年一季度,全球货物贸易额相较前一季度下降约5%,预计二季度贸易额环比将进一步下降27%。考虑到我国各省市出口依赖程度不一,全球出口下行对我国各省市影响或有所差异。据此,本文根据各省出口依赖度再结合中美贸易摩擦背景,对各省市风险进行评估。

出口下行期区域经济表现差异:金融危机时期经验

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我国对外开放政策采取循序渐进模式,即先试验和推广,从建立经济特区到开放沿海、沿江、沿边、内陆地区的分步骤、多层次、逐步开放的格局。在这种开放政策的影响下,我国各省市出口依赖度明显分化。在金融危机期间,出口依赖度较高的省市分布于广东、上海、浙江、江苏、福建、天津等沿海省市以及以新疆为代表沿边地区,这类地区出口依赖度均在30%以上;而内陆省市如青海、甘肃、贵州、内蒙古、河南等地出口依赖度不足5%(图1)。

同时,从出口数据看,金融危机对我国出口的影响时期集中于 2008年末至2009年全年。据此本文重点观察这一时期各省市的宏观数据表现。

首先,从经济增速看,进入2008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速进入下行期,2009年经济增速较2008年下行0.3个百分点至9.4%。分区域看,有13个省市如四川、西藏、云南、海南、广西等地经济增速上行,同时有18个省市如青海、山西、新疆、陕西、上海等地经济增速下行。数据显示,出口依赖度越高的地区,其经济增速降幅越大,具体如上海、广东、江苏、浙江等地经济增速均现下行。出口活动直接影响第二产业,据此本文进一步观察各省市工业增加值。与经济增速表现趋于一致,多数地区工业增加值增速在2009年出现下行。出口依赖度越高的地区,工业增加值增速降幅越大。以上海为例,2008年上海出口依赖度以79.2%的水平位居全国之首,次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其工业增加值增速由2008年的8.3%降至2009年的3.0%。出口下行的区域风险评估

其次,从就业看,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大贸易大国,带动就业1.8亿人以上,出口的下行或伴随失业率上升。但是,从直接的数据观察,出口依赖度越高的区域其失业率反倒越低。以广东为例,2008年其出口依赖度高达77.6%,位居全国第二;与此同时,广东省的失业率仅为2.6%。其中的主要原因是,我国的城镇登记失业率统计中没有包含农民与进城务工农民工等没有当地户籍的人口,同时遗漏了下岗失业人口、未就业的大学生及外来城镇人口等,存在失业率低估的现象。同时,一旦出现东南沿海务工机会减少,相关劳动力就会从东南沿海回流到老家,由此导致东南沿海的失业率被低估了。

最后,从地方财政收入看,出口下行主要通过影响企业所得税收入而影响地方财政收入。受金融危机影响,2009年全国企业所得税收入同比增速降至3.2%,为1999年以来的首次个位数增长。分区域看,出口依赖度较高的区域如上海、天津、山东、广东、浙江等地企业所得税收入均出现负增长。

哪些区域面临较大风险:外贸视角

借鉴金融危机时期经验,在外部风险上升期,出口依赖度越高的區域,其面临的经济下行、失业率上升及财政收入困难的风险越高。推演至今,在疫情蔓延全球以及中美贸易摩擦反复的背景下,哪些省市更容易暴露在出口下行的风险中呢?

从出口依赖度看,2019年出口依赖度超过20%的省市有广东、浙江、上海、江苏、天津;出口依赖度超过15%的省市主要有福建、山东、重庆及辽宁。出口依赖度衡量了该区域经济增长对出口依赖程度的大小,出口依赖度越高的区域更易暴露在出口下行风险中。据此本文重点分析出口依赖度在15%以上的省市所面临的风险。

从出口区域看,自2018年中美贸易战爆发以来,美国持续对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中国对美国出口风险不断攀升。数据显示,2019年上海对美国出口依赖度(对美国出口总值/GDP总值)为7.3%,位居第一;广东对美国出口依赖度为6.5%;浙江对美国出口依赖度为6.3%;江苏对美国出口依赖度为5.5%。

从出口产品结构看,近期美国收紧对中国技术出口管制,先是于2020年5月15日针对华为及相关实体修改出口管理条例,随后又于5月22日分两批将33个中国企业与机构纳入实体清单。随着美国收紧对中国技术出口管制,电子产品出口风险上升。据此,本文透过2019年苹果供应商分布观察中国电子产品在出口依赖度较高区域的分布情况。数据显示,苹果供应商主要分布于广东、江苏和上海,分别有125、124和38家。

风险有多大:经济增速的测算

根据以上,广东、浙江、上海、江苏、天津、福建、山东、重庆及辽宁等地因出口依赖度较高,其经济易暴露在出口下行风险中;同时上海、广东、浙江及江苏等地对美国出口依赖度较高且为全国电子产品生产基地,导致其易暴露在中美贸易摩擦风险中。那么,出口下行将给这些地区带来多大的经济增长压力?出口下行的区域风险评估

在出口依赖度在15%以上的(不含15%)省市中,出口增速均对经济增速有显著的正向促进效应,其中广东和上海出口增速每上升1个百分点,经济增速上升0.22个百分点;浙江和天津出口增速每上升1个百分点,经济增速则上升0.20个百分点;山东出口增速每上升1个百分点,经济增速上升0.18个百分点;江苏和福建出口增速每上升1个百分点,经济增速上升0.11个百分点。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重庆及辽宁出口对经济增速的影响并不显著。据此,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假定各省市出口同比无差别的下滑5%、10%、15%、20%,2020年广东省经济增速或在1.8%-5.1%之间、浙江省经济增速则在2.8%-5.8%之间;上海经济增速则在1.6%-4.9%之间;江苏省经济增速在3.9%-5.6%之间;天津市经济增速在0.8%-3.8%之间;福建省在5.4%-7.1%之间;山东省经济增速在1.9%-4.6%之间;重庆市经济增速在5.5%-6.1%;辽宁省经济增速在5.1%-5.4%之间。

风险有多大:重点产品分析

根据前文,广东、浙江、上海、江苏等地经济因对出口依赖度较高而易暴露在出口下行风险中。考虑到各省市出口商品结构差异,本文进一步结合数据可得性分析各地重点出口产品评估区域风险中的行业差异。在我们重点观察的省市中,目前已披露重点出口产品数据的有广东省、浙江省、上海市、江苏省、山东省和辽宁省。

第一,从广东省出口结构看,2019年广东省出口机电产品29505.4亿元,占该省出口总值的68.0%;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7669.7亿元,占该省出口总值的17.7%。具体分产品看,以电子元件、手机为代表的电子产品分别占出口总值的8.0%和6.9%,纺织服装出口占出口总值的6.4%(图2)。出口下行的区域风险评估

第二,从浙江省出口产品结构看,2019年浙江省机电产品出口总值为10131.0亿元,占全部出口总值的43.5%;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服装及衣着附件分别占出口总值的12.7%和9.6%;其他出口占比较高的产品主要有:文化产品占出口总值的4.1%,家具及其零件占出口总值的4.1%,塑料制品占出口总值的3.5%,鞋类占出口总值2.8%,汽车零配件占出口总值的2.8%。

第三,从上海出口产品结构看,上海重点出口产品有:资本技术密集型产品如金属制品、生物技术、运输工具、电器及电子产品、电子技术,分别占出口总值的57.2%、28.4%、24.4%、12.8%;劳动密集型产品如织物制服装占出口总值的9.3%。

第四,从江苏省出口产品结构看,2019年江苏省机电产品占全部出口总值的66.0%,其中机电产品中又以电器及电子产品、机械及设备为主,分别占全部出口总值的 29.2%和21.9%;高新技术产品计算机与通信技术占全部出口总值20.3%,电子技术占全部出口总值10.7%;劳动密集型产品中,服装及衣着附件,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分别占出口總值6.3%和6.0%。

第五,从山东省出口产品结构看,重点出口商品主要有:机电产品、农产品、食品及高新技术产品,分别占全部出口总值的37.4%、11.1%、9.8%和8.3%。具体主要出口产品有:汽车零配件(8.0%),服装及衣着附件(7.8%),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6.2%),充气橡胶轮胎(5.5%),钢材(4.8%),水海产品(3.1%)等。

第六,从辽宁省出口产品结构看,2019年机电产品出口占比高达47.4%,其中机电产品中电器及电子产品出口占比为22.0%,机械设备出口占比为11.4%,运输工具和金属制品分别占出口总值6.4%和5.3%;同时,农产品出口占比为11.3%,集成电路出口占比为11.3%,钢材出口占比为9.8%,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占比为7.0%。

声明:本文由发布者:大佬,文章来自网络整理或转载,如有侵权、虚假信息、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联系管理员处理!

(0)

你喜欢的